龙隐终于在苏德即将逃出边境的时候,成功追上了苏德。

只看苏德挣扎的情况,他就知道苏德中了煞魔的幻象。

看到苏德在沙漠幻象之下,还能跑这么远的距离,龙隐心中有些佩服。

但是,即便再佩服,他对苏德也毫不客气。

可是,就在他刚要下杀手格杀苏德,从苏德身上拿回精金的时候,就看到白衣少年从王庭方向而来。

龙隐冷哼一声,根本没有去管白衣少年。

不管是谁,他都要干掉苏德,拿回精金。

“别动我的人!”正赶来的哲元喝道。

随着声音,哲元的身体陡然加快,快速地冲向龙隐。

哲元身体还没有到达,龙隐就感觉整个天空都暗下来了。

灵魂力量的攻击,比哲元的身体速度还要快。

对于能够拿回精金的后辈子孙,哲元自然是力救援的。

纯白林笑媚的居家时分

“灵魂力量?”龙隐神色一整,顾不得格杀苏德,主魂随之出动,把冲来的黑暗力量瓦解掉。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记灵魂力量交锋,但是,龙隐神色非常凝重。

对面的这个家伙,灵魂力量居然已经达到了目前天地能够允许的顶峰?

当然,他自己也是一样。

通过吸收了杨再旭的灵魂力量以后,他也达到了道玄五阶的巅峰。

至于再往上,就再也没有办法强大了。

就好像有一条界限,阻挡在前面,谁也没有办法突破。

如果只是灵魂力量的强大,龙隐根本无惧。

但是,让龙隐惊讶的是,对面的白衣少年,那狂暴冲过来的架势,显然是身体的力量也达到了顶峰。

“狼王家族,居然还有这样的怪胎?”龙隐心中有些震惊。

这岂不是和他一样,身体、灵魂都达到了顶峰?

他是得到了巫族的传承,经过几年的苦修,才有了今天的力量。

对面的这个家伙,看样子年龄应该和他差不多,怎么也达到了这样的程度?

虽然心中非常惊讶,龙隐看着冲过来的哲元,根本无惧。

他对于他身上的力量,有着充分的信心。

抡起拳头,朝着哲元就是一拳。

哲元冷哼一声,哂然地说道:“和我比身体的强大……”

“砰”的一声闷响,哲元狂暴的力量强势前进,而龙隐,则是被震退了七八步。

“咦,居然这么强大?”哲元很是惊讶。

他刚才用灵魂力量没有杀掉龙隐,紧接着用身体力量也没有杀掉龙隐,哲元不得不惊讶于龙隐的情况。

他是什么人?

他是乌桓一族的老祖宗级的人物,存在于上古的时代,过去的境界早就不知道有多强大了。

现在转世重修,返回了家乡。

虽然夺舍了一个年轻的身体,但是,他又拿回了祖地。

依靠着祖地里面的力量,他的实力在快速重新修炼回来。

可惜的是,这个天地限制了力量的提升,让他的实力再也没有任何突破的地方。

也就是说,此时的他,身体是十重天巅峰,灵魂是道玄五阶巅峰,对各种力量还有这超常的理解。

他作为重修之人,有如此的情况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对面的这个年轻人,为什么也有这么强大的身体?还有着强大的灵魂?

“小子,你很不错!”哲元看着龙隐,“加入我们乌桓一族,我们乌桓一族非常欢迎你。”

龙隐神色严肃地看着哲元,淡淡地说道:“乌桓一族?”

他觉得他已经高估了哲元身体的力量,但是,最后发现依然低估了。

哲元的身体,已经达到了天位的界限了。

也就差一点点,哲元就是天位了。

更重要的是,他感应得非常清楚,这是纯粹的体魄。

也就是说,只是这个身体,就可以压服好多十重天。

而他自己,虽然修炼了无极战体,但是,因为还有两次太阳炼体没有完成。

他现在的体魄,也就是刚进入十重天的样子。

单纯的体魄强度,他要比哲元的体魄弱上一筹。

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年轻人?

难道说,这是乌桓一族血脉大成就者?

而此时,哲元已经俯下身来,从苏德身上拿到了精金。

看着在幻象中挣扎的苏德,哲元一道灵魂力量,让苏德的灵魂力量镇定下来。

还不等苏德说话,哲元随手一拍苏德,让苏德昏睡过来。

因为苏德的灵魂力量已经有所受损,现在最好是沉睡恢复。

至于说安……有他在,还担心什么安?

做完这一切,哲元才瞟了一眼旁边的煞魔,才看向龙隐怪异地说道:“很奇特的生灵,难怪你比别人不一样。”

他一时间倒是没有认出煞魔,只是以为是什么灵体。

在上古时代,豢养灵体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他微笑着看着龙隐,缓缓地说道:“我们乌桓一族,是非常强大的远古种族之一,只要你加入我们乌桓一族,我会让你得到巨大的好处。”

“远古种族?”龙隐的眼睛不由的缩了一下,“你知道远古种族?”

对于现在的人来说,谁听说过远古种族?

甚至在端木海等人的记忆里面,关于远古种族,也只是零星半点的记载。

而眼前的这个家伙,却在和他谈论远古种族?

“这个地方,应该没有比我更清楚远古种族的人吧?”哲元微笑道,“你虽然是神州人,但是,你的身上,未必没有我们乌桓一族的血统。

再说了,即便在远古,我们乌桓一族和你们神州的祖先相比——炎黄一族,也是不遑多让的。

我们都是远古人族的其中一个分支,在无数万年以后,我们应该是自己人才对。

我很看好你,所以,我才浪费时间和你说了这么多。”

一个灵魂和身体都是巅峰的人,虽然距离他眼中的强者有很大的距离,但是,这已经有强者的根基了。

他只要稍微培养一样,回报是非常巨大的。

所以,他才一心招揽龙隐。

而此时,龙隐神色更凝重了。

因为,通过哲元的话,他断定哲元要么觉醒了曾经的记忆,要么就是被大能夺舍了。

否则的话,怎么知道这些远古种族的秘密?面对一个不知道什么时代的老怪物,龙隐没有办法不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