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

他怎么会是半步涅槃?

众人第一个反应是对姜龙的话嗤之以鼻,可紧接着他们便沉默了,南宫久死在了太和殿,死在了苏寒手中,这是事实,谁也无法抹杀的事实。

能一拳打杀南宫久,这说明苏寒的实力的确到达了一种他们都看不透的境地。

姜载桐突然感觉苏夏雨紧紧抓住了他,可他却没有心情去看苏夏雨的表情,因为就连他,也被苏寒的实力所震惊。

根据苏夏雨之前所言,苏寒前几个月还是胎息境而已,短短几个月时间,怎么就变成半步涅槃了?

“以他这样的资质,便是放在药死人谷,也不可能籍籍无名……”

姜载桐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失策了。

“南宫家完了!”

一时间,众人心头颇有默契的升起同一种想法!

南宫越身死,南宫久也死了,这南宫家最强的两人都已经丧命,偌大的南宫家,恐怕真的要如苏寒所言,被当场抄家!

除非今日姜龙能够镇压苏寒,才可另当别论!

书屋美女

苏寒缓步朝鹤白颜走去,而姜龙等人则站在他与鹤白颜之间,所以,苏寒等若于在不断靠近姜龙他们。

“姜伯父,速速斩杀此子,有什么大仙姜家担着!”

姜载桐突然厉声道。

姜龙思绪一转,丝毫没有犹豫,立即施展出涅槃境一重强者的手段,浑身罡气提升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程度,在众人看来,姜龙此刻比先前的南宫久都要可怕数分!

苏寒轻轻一抬手。

七品武技洞仙指!

噗!

恐怖的劲力瞬间穿透了姜龙身上的罡气,在其眉心处留下了一个血色窟窿,一股白色与红色夹杂的液体缓缓流出。

由于是被瞬间摧毁了大脑,所以姜龙临死前的表情依然跟先前相同,是那种蓄势待发准备对苏寒下手的凝重之色。

可现在,他双目之中已无半点生机。

姜龙的身形迎面倒下。

砰!

此声犹如丧钟,顷刻间在众人的心头敲响,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望着这一幕。

连龙椅上的皇帝,都惊疑不定的看着苏寒,他心中甚至开始怀疑,眼前之人,是不是苏国曾经那位大皇子,会不会是有人冒充了苏寒的样子?

“叮!恭喜宿主成功斩杀涅槃境一重强者!”

“叮!恭喜宿主获得2000神皇币。”

“就连越阶斩杀涅槃,奖励也如此之少了?”

苏寒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随后目光落在正一脸愕然的姜载桐身上:“这位兄台,我可曾认识?”

“不,不认识。”

姜载桐脸色有些不自然。

他感觉到,苏夏雨抓住他手臂的手,又紧了几分!

“既然不认识,刚刚为何那般着急喊姜副宫主斩杀我?大仙姜家?也是为姜空报仇而来?”

苏寒微笑道。

“不,不是……今日此来,只是恰逢其会罢了。”

姜载桐脸上挤出一丝笑容。

众人此刻没有心情嘲讽姜载桐前倨后恭,因为姜龙的死,给他们的打击太大了!

姜龙带来的那几尊先天,甚至都不敢吭声,只能死死盯着姜龙的尸身,眼中偶尔会露出一丝迷茫之色。

什么时候,苏国会这般危险了?

就连九阳学宫的涅槃也会死在此地?

林洪昌和孟书更能体会到苏寒刚才的手段之恐怖,眼下二人都十分后悔,今日为何要来此掺和此事!

一想到苏寒先前与林家以及浩然门的仇怨,两人心下就有些忐忑,不知自己会不会沦落到南宫久那般下场!

“恰逢其会?既如此,我也送上路跟姜龙做个伴。”

苏寒笑道。

“等等!”

姜载桐大惊失色,他死死盯着苏寒:“我乃大仙姜家……”

洞仙指!

噗!

姜载桐的头颅猛的向后一抬,紧接着身躯便重重倒在了地上,他的眉心,被洞仙指的劲力直接击穿,死得不能再死。

苏夏雨受到惊吓,抽回手掌,一步步倒退到四王爷身边,她眼中露出惊恐之色,有些难以置信局势为何会瞬息变化成这般模样!

“孽种!为我苏国惹下大祸了!!”

仁圣皇太后在看见姜载桐身死之后,终于按耐不住,气得起身指着苏寒怒道。

先是姜龙,后是姜载桐,一个是大周姜家,一个是大仙姜家,无论哪一个势力,都足以让苏国覆灭!

最关键的是,她也是姓姜!

苏寒等若于斩杀了她两位血亲!

苏寒猛然一抬眼,眼中雷霆闪过,恐怖的气息瞬间笼罩住了仁圣皇太后,她才刚刚站起身,又被这股气息压得噗通一声坐了回去。

“老妖婆,刚刚说什么?”

仁圣皇太后的胸腔被怒火填满,可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愤怒,她嘴唇动了几下,还是没有开口。

“等下再处置。”

苏寒冷笑一声,目光落在皇帝身上:“还不吩咐太医为鹤兄医治?”

“唔……”

皇帝看向李明晔:“让去请太医,没听到?”

“是,是,小人这就去!”

李明晔此刻看都不敢看苏寒,也不敢看南宫玉儿,直接低着头转身就走,没多久,便有太医赶至太和殿,为鹤白颜疗伤。

四周的黑骑见到这一幕,心中均同时松了口气,随后他们望向苏寒的眼神充满了感激!

“苏老祖,真的坐化了吗?”

苏寒与皇帝对视。

“嗯,坐化了。”

皇帝轻轻叹了口气,“那日他与陈启泰大战一场,新伤加旧伤,寿元直接被消耗一空……”

“如果陈启泰没有许寒山赐下的四阶青木剑,以苏老祖的实力,这种跳梁小丑又有何惧?”

苏寒笑了笑,“我这次还为苏老祖求来了一颗洗灵丹,本能为其彻底根除噬心万虫毒,可惜迟了一步。”

洗灵丹?林洪昌和孟书突然睁大了双眼,有些不敢置信的望着苏寒,这可是能根除他们体内噬心万虫毒的灵药啊,只是价格昂贵,加上大仙王朝的关系,他们没办法从药死人谷内

弄到,眼下苏寒竟然为苏长生求了一颗回来?

“若林家没与此子结仇……”

“若浩然门……”一时间,两人心头都升起一种相似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