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秋和巫二,两个人的脸上,都是非常凝重。

因为战甲的缘故,龙秋虽然不受灵魂力量的攻击,但是,巫二并不是直接用灵魂力量攻击他。

铁棍上附带的幻影,无比真实,每一棍砸下,都是一种考验。

因为,他“看”到了。

对于这种情况,最好的解决方案就是不看。

但是,巫二除了灵魂力量之外,本身还是个天位。

面对天位,谁敢不看?

听风辨位?在天位能力面前,听风辨位根本不管用,甚至都未必有“风”。

所以,他只能强行和巫二对战。

而另一边,巫二也是非常难受。

他虽然借助一个天位的身体转生成功了,但是,他本身最为强大的,还是灵魂力量。

那可是他修炼了无数年的灵魂,是他最为强大的依仗。

日系美少女清爽短发展甜美笑容俏皮写真图片

偏偏现在灵魂力量派不上多少用场,只凭小天位的力量,又如何是大天位的对手?

所以,每一次铁棍和战戟的碰撞,都让他浑身震荡一次。

他的这具身体,是通过灵魂转生来的,又不是他自己修炼来的。

因为武道和灵魂是完全的两条路,他对武道也不精通,只能动用身体本身的力量。

所以,每一次震荡,对他的身体都是一次伤害。

偏偏他还不得不强行抵挡龙秋的战戟,因为他得掩护巫十二等其他人离开。

半晌之后,看到巫十二等人已经消失在杨山坳,巫二顿时萌生退意。

铁棍又一次和战戟碰撞以后,巫二借着碰撞的力量,身影飘然而退。

然后,他深深地看了龙秋一眼,转身朝着巫十二等人追了过去。

而龙秋,也是沉默着没有追击,安静地看着巫二等人离开。

因为他也不敢追。

连续被巫二砸了许多棍,那种心灵的上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

更重要的是,连巫二在灵魂之道上都走出了如此程度,巫教的教主会是多么可怕?

所以,他又怎么敢追?

眼睁睁看着巫二等人全部离开以后,龙秋才联系龙玄猊,把各种事情说了一遍。

龙玄猊眉头皱了一下,倒是没有多说什么。

等到龙秋报告完以后,龙玄猊才打电话给龙隐,神色严肃地说道:“小子,龙秋没有拦截住他们。巫教为了抓人,可是连巫二都出现了。”

龙隐沉默了。

现在看来,宁欣的父母已经被抓到蛮王城了。

而且,连龙秋都没有拦住,看样子巫教的实力,果然恐怖。

“们监察者就这么算了?”龙隐反问道。

龙玄猊有些恼火地说道:“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但是,现在我们没有办法对付他们,只能另外想办法。”

他知道龙秋的特殊,连龙秋都不是巫二的对手,他过去也不一定管用。

从硬实力来说,他要比龙秋强很多。

但是,他没有龙秋身上的战甲,那灵魂力量他也抵挡不住。

偏偏那战甲就只能是龙秋的,现在谁有什么办法?

监察者虽然负责监督天下,但是,抛开私人关系来说,巫教不过只是抓了两个人,并没有造成巨大的影响,这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大事。

所以,他们也不能大动干戈。

“这件事情,必须得从长计议。”龙玄猊严肃地对龙隐说道。

龙隐沉默了。

怎么从长计议?

以巫教的作风,宁远图和余锦秋被抓到蛮王城,很可能有性命之忧。

要是不赶紧营救,那就必定会死。

看着面前宁欣期待的目光,他能够让宁欣等一等吗?难道让宁欣放弃父母的性命?

而且,余锦秋虽然对他不怎么样,老宁对他还算是挺好的,他又如何置之不顾?

“老子在跟说话呢,听到没有?”龙玄猊见龙隐不回话,恼火地说道,“这件事情暂时就先这样,那边不要有其他的举动。”

龙隐看了宁欣一眼,坚定地说道:“我会自己想办法把岳父岳母救出来的。”

说完以后,他不由分说地把电话挂断了。

放下电话以后,龙隐对宁欣苦笑道:“我找的人没有拦截住他们,不过我跟保证,一定用我最大的努力,去把爸妈救出来。”

宁欣脸上顿时着急起来,急忙询问道:“爸妈他们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应该不会!”龙隐只得尽量去安慰宁欣,“他们抓爸妈是为了他们身上的血脉,血脉必须得活着的时候才有用,所以,肯定没有危险。”

他只能这么去回答宁欣,不然还能说什么?

只是他心中非常担心的是,抓余锦秋也就罢了,抓老宁做什么?

老宁身上,可没有蛮王血统啊!

以巫教的秉性,恐怕不会多在意老宁吧?

“那……我们怎么去救爸妈?”宁欣眼巴巴地看着龙隐。

龙隐沉思了片刻,对宁欣说道:“等我准备一下,到时候我们一起去。”

他不得不带着宁欣一起,因为妖姬的那群属下已经逃跑了,要是让巫教知道妖姬失手,恐怕其他人还会出现的。把宁欣留在阳城,对于宁欣可是有巨大无比的危险。

宁欣点头说道:“救爸妈我当然要去!老公,我的身体到底要怎么才能发挥更强大的作用?教我,这一次我怎么也应该出力了。”

龙隐点点头,说道:“当然,大家都要努力才行。”

宁欣可是妖体初成,他当然要让宁欣一起行动,因为在合适的时候,只要宁欣的妖体解封,那将会爆发出可怕的力量。

不过想到宁欣那孱弱的灵魂,以及遇到巫教老怪物的结果,龙隐对宁欣说道:“老婆,我得在身上给施加一层灵魂守护才行。”

宁欣的血妖之体虽然厉害,但是,宁欣的先祖蛮王是怎么死的?

不就是因为灵魂太弱,被人把灵魂击散而死的吗?

他只要把宁欣的灵魂保护起来,到时候,宁欣将会发挥可怕无比的力量。

宁欣点了点头,说道:“怎么施加灵魂守护?需要我怎么做?”

她对于龙隐,自然是非常信任的。

而龙隐,也没有解释魂种的事情,实在不用解释那么多。随后,把灵魂守护设施成功以后,龙隐才对宁欣说道:“等我片刻,我还得带一个人,然后我们就出发去救爸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