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闵行终于有一次,忍无可忍。抓到一个机会,在那天晚上,谢闵行狠狠的教育了一番不听话的小姑娘,第二天,和她达成条件,零食少吃,谢闵行会每天为她烤个小蛋糕吃。

云舒屈服在谢闵行的淫威之下,不乐意的答应。

不答应,蛋糕和零食都没有。

幸好,谢闵行的手艺真不是盖的,这个小蛋糕考的,云舒看着都不够吃。

apldo老公,你知道么,你超级帅的~aprdo

apldo老公,人家超级喜欢你~aprdo

由于,谢闵行和云舒在一起朝夕相处,现在云舒一个眼神,他就能准确猜测出她肚子里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apldo吃饭。aprdo

apldo老公~aprdo

apldo一天只能一个蛋糕,再讲条件三天一个,再不依,五天一个,七天一个,十天一个。aprdo谢闵行一句话堵死云舒继续撒娇下去的念头。

云舒内心排腹:不给人说话的机会,哼,不吃你做的饭。

apldo吃过饭和我去趟书房。aprdo谢闵行夹起一块儿肉放入云舒的盘子中。

粉色软妹少女柔润恬静唯美写真

云舒吃下,apldo哦。干嘛?aprdo

apldo先吃,吃完再说。aprdo谢闵行又为云舒盛了一碗甜粥,是特意为她熬的。

不得不说,谢闵行的手艺真不是偷来的,云舒吃的特别欢实。不吃饭这样的话,云舒反正没说出口,不作数的。

一勺香甜的米粥,甜中带丝微青咸的玉米粒搭配着胡萝卜丁还有黄瓜丁,云舒素菜的最爱,一盘素青,翠绿绿,吃起来爽嫩可口,还有一盘小炒肉,外加一份小蛋糕。

四菜一粥,加分小蛋糕。云舒爱谢闵行爱的无法自拔。

抓住一个男人的胃很重要,殊不知,当今社会,女吃货最多。所以,抓住女人的胃更重要,一个家庭和谐的根本。

谢闵行这样的老公,超满分!

云舒吃的嘴膀子都是鼓鼓的,谢闵行时不时的为她倒水,恐怕她噎着。

看着云舒爱吃自己做的饭菜,谢闵行想找云舒算账的态度软了,还是给她一个机会,让她自己坦白吧。

云舒吃饱喝足,屁颠儿颠儿的跟着谢闵行屁股后,进入书房,apldo老公,叫我来有何吩咐?aprdo

apldo过来,站在这里。aprdo谢闵行坐在椅子上,隔着桌子指着对面的空地板。

云舒乖巧的站过去,apldo老公,你说啥事儿?aprdo

看着云舒这么配合乖巧的样子,谢闵行视线不自然的飘向窗外,轻咳两声,转过脸严肃的面孔对着云舒:apldo说吧,瞒着我做了什么事?aprdo

云舒迷糊的apldo恩?aprdo了一声。

apldo坦白从宽!aprdo谢闵行拿出他的冷傲对着云舒,只希望她说实话,或许云舒一撒娇求饶,谢闵行心情好就不会惩罚。

看,他就是这么个没有原则的人。

云舒心中apldo咯噔aprdo一下,难道被发现了?

apldo说。aprdo谢闵行看云舒的这个样子,估计十有,是知道该是怎么说了。

云舒惧怕谢闵行的严厉,她哭丧着脸,apldo老公,我错了。aprdo

这声音,委屈巴巴的,搁在以前,谢闵行绝对忍不住,肯定立马将她抱住怀中。

现在谢闵行把转手中的笔,等待云舒的下文,显然他好像什么都知道了。

云舒后退一小步小声说道:apldo我又下单买零食了。aprdo

又恐怕谢闵行听到一样,迅速提高音量,为自己辩解:apldo但是,我就买来看看,过个眼瘾,我没吃,就拆开闻了闻味儿,解解馋。aprdo越到后边,声音越小。

最后,逐渐成为蝇子嗡嗡声。

谢闵行气的好笑,好啊,只是问她黑市的事情,没想到又偷买零食。

这算是额外的收获。

apldo拿出来。aprdo谢闵行基本没有冷酷的对云舒说过话,这次他说的话带命令的意味。

云舒蹭跑下楼,趴在地上,从沙发底下拽出十几包未拆封的零食。

谢闵行深呼吸,很好!

他不断地告诉自己:忍着!

谢闵行问云舒,apldo同伙是谁?aprdo

这次,云舒支支吾吾的不肯说清楚,apldo就一个朋友嘛,反正你也发现了,就别管我同伙了嘛。aprdo

到此刻,云舒竟然还在讲条件,她似乎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这令谢闵行气得够呛。

apldo可以了么?aprdo云舒都把秘密供出来了。

谢闵行摇头,apldo要我揭穿,你将会接受怎么样的惩罚想过么?aprdo

云舒小脸顿时一垮,天,竟然说错了。apldo不是这个?你早说啊。我都.aprdo说到后边,云舒老实闭嘴不说话了。

谢闵行的脸,云舒不敢直视。

云舒心想,莫非今天那个男生加她微信的事儿?apldo老公,我能不能提问你一下,是你今天知道的事情是么?aprdo

这么说来,算是。

不过,谢闵行没有回复。

apldo老公,今天加我微信的男生我都不认识,不过我把他吓跑了,你放心,我出办公室的门我都把他拉黑了。aprdo说完,云舒走上前,邀功,求表扬!

谢闵行则后背直挺,靠在椅子上,眯起眼睛打量云舒,apldo是谁?aprdo

云舒哑然,apldo又不是这个?aprdo

谢闵行默默记下有这号人的存在,看来他以后要多多去江左影视这个公司走动走动了。

难不成?云舒看了谢闵行一眼,立马别开眼。

不可能啊,那件事就她和谢闵西知道。

莫非,谢闵行又派人暗中保护她,导致自己暴露了行踪。

大爷的,失算了!

apldo老公,我错啦。aprdo云舒上去就哀嚎,就是没有眼泪。

谢闵行已经不期待能从云舒口中得出与黑市有关的事情了,他现在只关注,他的小妻子,背着他做了多少坏事,一桩桩一件件,今晚的账可要好好算算。

谢闵行隐忍着火气,apldo说。aprdo

apldo我不该周二那天,冒充西子家人给老师打电话请假,带着西子出去看了一场电影。老公,我只请假了一个下午,晚自习西子回去了。aprdo

事到如今,云舒只好老实交代。

白帆的收官之作《无声》,就是那部电影之后,白帆再无影视片上映,娱乐圈现在只有高维维一个人知道他在哪儿,媒体小报记者狗仔队也没有挖出他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