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后方看,仿佛一对依偎的人。

狗仔迅速偷拍。

车子到了伊人眷坊,苏聘儿给司机付钱,她交代:“师傅,麻烦一定要给他送到浩翔地产,在门口有人接。”

司机看到醉醺醺的谭岳,他立马不干了,“小姐,把男朋友给带走吧,我不送,他吐我车上我找谁去。”

苏聘儿着急的说:“不会,他的忍耐力十分的坚强,不会吐车上,师傅放心,如果他吐了还找我,我来为收拾。”

她话音刚落,谭岳给面子的“呕”一声。

司机扭脸看,更加不同意了,“小姐,这车是公司的,还是给男朋友带走吧,别让我给公司赔钱。”

“那,那我和一起去浩翔地产。”

谭岳又“呕”的一声。

“不不,我不接们这一单了,们到家了就赶紧下车。”

苏聘儿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急的跺脚,嘴巴一直念叨着:怎么办呀。

留给她选择的时间不多,谭岳又一声为她做出了选择。

纯白无暇女孩哪吒头唯美私房写真

“好,那师傅麻烦帮我一下,他醉了,我拉不出来。”苏聘儿细胳膊细腿儿的对着健壮的谭岳有心无力,指不定自己能被他拽进去。

师傅嘟嘟囔囔的下车,帮着苏聘儿将谭岳搀扶出来,“看好了啊,我走了。”

谭岳整个身子都裹着苏聘儿,她的脸直接在谭岳的胸膛下,“谭董快站好呀。”

苏聘儿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一边抱着他,一边扶着他才进了小区。

到了家门口,苏聘儿掏出一个装死兔,上边还挂着一个钥匙,她拧开家门,大呼一声:“终于得救了。”

谭岳脸上又浮现出淡淡的笑意。

进入屋子,苏聘儿欲要将他放在沙发处,“谭董,我去给接水……啊!”

出门不看黄历,倒霉的事儿来了。

谭岳的身量重,他躺沙发的时候连带着抱着他的苏聘儿也倒下。

沙发窄,谭岳快跌倒在地上了,他迅速的翻身压在苏聘儿的身上。

紧张,结巴,无措的苏聘儿此刻只会瞪大美眸,不知道该干什么,反应慢半拍。

谭岳朦胧的眼神望着近在咫尺的佳人。

他清醒了几分,喉结滚动,口干舌燥。

体内有一股气流来回冲撞。

苏聘儿还只会眨眼睛,不知道推开他。

谭岳也爬上了瘾,酒精的驱动下,他做出了自己都错愕的行动,捧着苏聘儿的头,吻上那个微张的嘴巴……

他的手扣着苏聘儿的后脑,牙关相碰,唇齿舌依。苏聘儿紧张的指甲给自己的食指都掐出指甲印,快破了皮。

她的呼吸都不敢起伏太大。

被吻也是木疙瘩。

谭岳闭着眼睛,唇部与她纠缠。

反应过来,苏聘儿迅速侧开脸,让谭岳的吻落在她的脸颊。

趴在他身上的谭岳似乎可以听到她的心脏剧烈跳动,甚至他的也是,跳动不止,压不下去。

苏聘儿从沙发处自己滚在地上,不顾沙发上的谭岳,她逃似的跑入浴室,良久都不出来。

浴室的门倒映着她的影子,谭岳躺在沙发上,眼底散去了几分的醉意,望着那个黑影,他舔了下舌头,甜甜的,一抹才发现她的口红也到了自己的嘴唇上。

谭岳摩擦手指,又擦了下嘴唇,心头如一团找不到线头的死疙瘩线团。

古人都说,孤男寡女不可共处一室,怕的不就是刚才发生的么,谭岳一项定力很好,任何胭脂俗粉朝他身上靠,他都不留情面的推开,嫌脏。

刚才抱着苏聘儿的时候,视线触及到她木呆的眸子,心中浮现了那日她红纱下若有若无的身材,还有粉镜子中匆匆一瞥的妙曼……

归根到底,自己还是个粗俗的男人,见到美女,他没有把控住。

第一次的时候,体内就有了一层欲望,第二次的时候,欲望被他压下。

这一次,酒精帮助了他的色欲。

失态了,对不起苏聘儿。

不知道她在里边是哭么?

苏聘儿闭眼一直告诉自己冷静!她的指甲还在不停地掐自己。

她被自己的爱慕者给强吻了,“呜呜,这该怎么冷静啊,这都不是冷静了这是激动吧,可是,怎么这么怪异呢。”

十分钟后,苏聘儿将门开了一条小缝隙,沙发上的谭岳立即闭上眼睛。

苏聘儿望向沙发处的他,已经睡着了,她蹑手蹑脚的走出。

苏聘儿手中拿着湿毛巾跪在垫子上为他擦脸,看到他嘴唇上的彩妆,她手捂脸,“尴尬死了。”

为了不惊醒他,苏聘儿拿着棉签轻轻的擦拭他的唇部。

细微的如个小羽毛。

谭岳在她的伺候下,渐渐进入梦境。

深夜苏言的电话打了不下十通,都是催促她赶紧回酒店住,“姐,外边的不法分子很多,现在在哪儿我去接。”

“言言,我今晚不回去了。”

“什么!敢夜不归宿,能耐了。姐,A市可乱,我被抓起来的时候见了一个抢劫犯,长得凶神恶煞的,专挑这种好看无脑的姑娘下手。把的位置给我发一下,我去接。”

苏聘儿:“我在伊人眷坊住,就别操心姐了,我没事,住了好多年了。”

苏言:“怎么好端端的回去了,不行我去找。”

苏言换上衣服出门拦下出租车往伊人眷坊去。

不出意外的被保安大队长拦在门外,“证件。”

苏言两手一套口袋,空空如也:“大哥,给个面子吧,我姐在里边住。”

“没证明,让姐下来领人。”

苏言气急,他给苏聘儿答电话,“姐,下来领我。”

“马上,我换鞋。”

她临出门,担心谭岳从沙发上滚下来,她推着茶几挡在他的身边,限制他的翻身运动。

这才下去接弟弟。

苏言进入电梯也是骂骂咧咧的,“姐,们小区管的吧,只真严。”

“安,这也就是咱爸妈同意我出来住的原因。”

“不行,那天我得给小区的系统升级升级,弄个人脸识别,把我的脸给传进去。”

苏聘儿:“别胡来,小心云氏的人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