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门关,夜晚总是来临的特别快,往往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而当那一辆自北安王府门口停靠的马车,缓缓启动之际,西方天际最后一丝阳光彻底消失于天际尽头的十万大山之下。

大日归山,黑暗伴随着暴雪完全接管这座大夏最北方的城市,但是整个天门关的所有人却对此见怪不怪,因为家家户户几乎同时亮起的灯,将天门关完全照亮,尤其是本来就极为繁华的天门关南城,更是灯火通明,宛如白昼。

南城中央大道,因为天降暴雪,再加之明日国殇的举行,使得宽阔的街道之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少了不少,而本来拉着一车车雪兽与商会进行交易的猎户们,此时都聚集到了酒楼之中缅怀老北安王。

有些空旷的大道中央,于周围鹤立鸡群的四层建筑外,那书写着南客商会四个大字的招幌在雪中来回飞舞,同时不间断有人自招幌之下进进出出,显得颇为繁忙。

自从南客商会搭上了朝廷户部这条线,并且完成的极为漂亮出色之后,其发展势头便有着爆炸性的增长,再加上前段时间商会的方掌柜以及手下汉子们鏖战琉璃城,并且平安归来一事传出之后,南客商会的口碑在整个天门关顿时一时无两。

对于整个神州浩土所有的商会而言,口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其直接代表着交易的信任程度,因此哪怕在整个南城都人丁稀少的情况之下,南客商会这一二层用以交易的大堂之中,依旧极为热闹。

南客商会顶层书房,明亮的灯光之下,正低头查看账目的方夫人,缓缓抬起头,随后揉了揉眉心,对着自外踏入的老管家轻轻开口问道:

“这太阳可都要落山了,老爷和珍珠二人还都在昏睡?

“自从这父女二人自极北雪原归来之后,每日除了吃就是睡,彻底做了甩手掌柜,原本我还指望着老爷回来我能轻松一点,却没想到事情不减反增。”

虽然书桌之后的方夫人,嘴里传出的话语略带着埋怨之色,但是其平凡的脸庞之上,却满是笑意,而如果仔细观察,则会发现其笑起来的眼角,多了许多皱纹,头上的白发也长出了不少,这些都是前些日子里因为担忧,一夕之间长出,而此时丈夫和女儿有惊无险,她双眼之内,满是明亮。

方夫人的声音落下之后,同样一脸笑意的老管家向前一拱手,苍老的声音随后传出道:

“夫人,老爷和小姐刚刚自北方雪原脱险而归,身心俱疲,正是需要好好歇息的时候,而且我按照您的吩咐,给了那些跟随老爷北上雪原的汉子们一笔丰厚的奖赏,同时都放了长假好好休养。”

清纯糕点姑娘香甜诱人

“如此甚好。”

语毕,方夫人点点头,抬手拿起身旁的茶杯喝了一口后,缓缓起身,同时声音继续响起于不大的书房之内:

“明日便是老北安王的大丧,我等南客商会为了报答老王爷在雪原之上对老爷和珍珠的照顾,会尽一份力,你先随我去楼下的大堂之内看看东西都准备的如何。”

“是,夫人,此时大堂之内还有一丝猎户和商人正在磋商,不过送往北城的油烛等东西已经在准备之中。”

老管家一抚胸前的白须,跟随在方夫人身后沿着楼梯向下走去,声音继续传出道:

“国殇礼数繁琐,规模浩大,此次依陛下的要求,老王爷的丧事放在了天门关北城,而咱们天门关本身以皮毛贸易为主,很多东西都极为紧缺,朝廷礼部的司吏们早些时候还特地来了一趟,又定下了一些东西,好在那些东西我们商会都有存货。”

“尽我等所能,满足要求。”

方夫人开口的声音之中,带着坚定之色,随后她缓步走下楼梯,来到面积极为宽广的二层大堂,走入其内。

相比较于收购皮毛和兽肉等物资的一层,主要用于出售物品的商会二层无疑要安静上许多,大量种类繁多的物品一列列的摆放,这里面大部分都是一些在天门关生活,用以保暖以及照明的必需品,还有一些便是自中原而来,价格不菲的紧俏货,例如胭脂水粉等北地稀罕物。

忽然一道年轻而沉稳的声音,自不远处传入刚刚踏入二层大堂的方夫人耳中:

“这南客商会的规模,甚至要超过了神京城内的大部分的店铺,实属不易。”

听到神京城三字,方夫人的眉毛下意识的一挑,随后其转头望去,面色再一次微微一变,因为直接映入眼帘的是一位魁梧至极的身影。

生活在天门关的方夫人,不是没见过号称雪原小巨人的雪民,但是那些雪民与眼前的身影相比,个头依然小了一圈,而在那魁梧身影的身边,还有两位年轻挺拔的身影站立,三人皆带着一顶兽皮毡帽,帽子下的容颜显得极为年轻。

随后在方夫人目光的注视之下,于二层闲逛的三位年轻人在贩卖油灯灯烛的柜子前停下了脚步,随后中间那位年轻人抬手拿起一根呈乳黄色的烛心,乌木般的黑眸注视几息之后,缓缓开口道:

“这烛心呈乳黄色,莫非是十万大山内雪兽的脂肪炼制的不成?”

年轻人的话语之声不轻不重,平稳之中,却有着一股让人忍不住顶礼膜拜的威势,随后其将手中的灯油凑近鼻子嗅了嗅,沉稳的声音继续响起道:

“咱们大夏工部以前不是没有想过用雪兽油脂来制作灯油,但是据说这雪兽油脂虽多,但是却带着一股难闻的腥臭味,工部的匠人们试过了无数种方法都难以去除此弊端,因此最后才不了了之。”

年轻人的话语落下之后,不远处的方夫人露出一个笑容,缓缓走近上前开口道:

“这位公子真是好眼力,这确实是用雪兽油脂炼制而成的灯烛,而且在我南客商会独门炼制技巧之下,不但比其余灯烛燃烧时间更长,而且毫无腥臭味,反而有一种淡淡的清香,价格也很是便宜。”

方夫人说完之后,脸上再一次露出了一个笑容,注视着面前年轻人俊美的脸,带着歉意继续开口道:

“公子一看便不是寻常人,但是近日如果要大量采购这雪兽油烛怕是有些困难,因为我们的存货都将运往北城,不过您可以说个数,等新一批油烛制作出来,南客商会可为您打个折,以表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