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华莹的带领下,龙隐来到了王之桃的院子,请见王之桃。

让龙隐放心的是,王之桃还真的空闲,如愿地见到了王之桃。

“我是龙隐,见过王前辈!”

见面以后,龙隐立刻给王之桃行礼。

王之桃瞟了龙隐一眼,随意地挥手说道:“坐吧!”

等到龙隐坐下来,王之桃才问道:“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龙隐微笑道:“来见前辈,主要是想询问一件事情,长丰集团应该是属于王家的产业吧?”

“没错!”

王之桃回答道。

“长丰集团的负责人叫做宗应元,不知道前辈对这个人了解多少?”

龙隐微笑着继续问道。

王之桃不由得皱了皱眉,说道:“宗应元掌管着长丰集团,这我自然知道。

可爱黄帽子女孩水嫩白皙脸蛋俏皮写真

你上来就询问我这么多问题,到底有什么事情?

直接说明来意,不用藏着掖着的。”

龙隐眉头抬了抬,说道:“因为一点误会,宗应元把我妻子的宁安集团封锁了,不许我们的产品北上”他还没有说完那,王之桃淡淡地说道:“所以,你是来求我给你解封的?”

“前辈可能搞错了!”

龙隐的神色也淡然了起来,“我是来询问前辈,你们家是怎么教人的?

让宗应元在外面惹是生非,还故意树敌?

对于宗应元的行为,你们王家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他本来想要好好和王之桃商量一下,但是,王之桃处处都透露出不客气,那他自然也就不客气了。

听到龙隐的话,王之桃眉头大皱,说道:“年轻人,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你是来找我王家要交代的?

我们既然把长丰集团交给宗应元,那我们自然是相信宗应元的。

而宗应元做事,自然也有他的道理。

所以,我没有什么要告诉你的。”

龙隐眉头抬了抬,淡淡地笑着说道:“那前辈的意思,就是任由宗应元胡作非为了呗?

前辈难道就不怕,宗应元惹出什么大祸吗?”

“大祸?”

王之桃冷冷地笑了笑,“能够有什么大祸?

我们王家,就是宗应元的后盾。”

龙隐叹了口气,说道:“曾经,孙千秋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惜的是,孙家现在已经没有了!”

王之桃的脸色顿时阴沉起来,凝视着龙隐说道:“年强人,你是在威胁我吗?”

“这是威胁吗?

我就是实话实说而已!”

龙隐淡淡地笑着,“巧合的是,孙家和前辈的王家一样,都是属于三等家族呢!”

王之桃顿时大怒,挺直身子瞪着龙隐,半晌没有说话。

他怎么可能听不出龙隐话中的意思?

只是,居然想来威胁他?

“年轻人,我知道你很有本事,也知道你背后有靠山,威名赫赫的玉家就是你的后盾。

但是,不要把我们王家当成孙家那样的家族。

你要是有什么举动,就尽管来就是了,我们王家都接着就是。

一个孙家,不过是借助药王谷起势而已,前后不足百年时间。

而我们王家,在丰州已经超过两百年了。

想要威胁我们王家,你可以试试。

也就是在华家参加大寿,看在华家的面子上,我不会对你如何。

否则的话,今天老夫会让你好看。

最后,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你们宁安集团的产品,一件也不许通过丰州。”

王之桃冷冷地龙隐说道。

龙隐叹了口气,说道:“我本来以为是一件小事,没想到前辈就不好好考虑一下?

别现在口气强硬无比,到时候又跑来求饶,那多没意思?”

“老夫就算是死,也不会来找你求饶的。”

王之桃怒喝道,“现在,给我滚!否则,即便是在华家,老夫也要教训你。”

龙隐点了点头,站起来说道:“我记住前辈的话了,也请前辈好好记住自己说的话。

对了,我给前辈一个机会,在大寿结束之前,来找我仔细商谈,我们之间还有得谈。

否则的话,以后我就不想再谈了。”

“滚出去!”

王之桃指着门外怒喝道。

“前辈再见!”

龙隐转头离开了。

看着龙隐离开,王之桃冷笑不已,根本就没有把龙隐的话放在心上。

他作为王家的核心人物,之所以亲自来华家祝寿,还来得这么早,就是想和华家拉近关系的。

实际上,他来得比龙隐还要早,前天就已经到了。

来到华家以后,他已经悄悄见过了华云飞,也见过了华国豪等人。

当见识到华家的力量以后,王之桃简直为之震惊。

这华家前面不过是三等家族,在短短的时间里面,华家居然出现了六个天位?

而且,听华家的意思,还有办法继续培养出天位。

在这样的情况下,王之桃立刻就决定和华家结盟,和华家组成最为亲密的关系。

实际上,丰州距离华家很近,面对华家巨无霸一般的实力,还有迅猛突破的实力,他们也必须考虑一条出路。

所以,在见识到华家的力量以后,他们王家就甘愿成为了华家的“小弟”。

一方面是为了保王家,另一方面,他们也想从华家得到突破天位的办法,让王家也多出几个天位。

而华家这一边,因为要实现超级世家的计划,对于王家的同盟,他们自然答应了。

所以,现在华家和王家已经是铁杆关系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王之桃又怎么可能在乎龙隐的威胁?

华家的力量,比药王谷恐怖多了。

而且,他们王家本身的力量,也要比孙家强太多了。

所以,面对龙隐的话,王之桃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想要动我王家,那就来试试!”

王之桃冷笑着。

而另一边,龙隐从王之桃处离开以后,脸上也没有看出恼怒的地方。

毕竟他已经把宁安集团的产品分销了出去很多部分,即便是不到达北方,他也根本不用慌。

但是,这件事情没完!他回到房间,把华莹给指使出去,才给夏四月打电话,询问道:“医道院建设得如何了?”

“主体结构已经修建出来了!”

夏四月笑道,“目前正在修建其他的附属机构,还有一些其他的设施。”

“把工作安排一下,然后,用我的名义,去和丰州以南的所有世家,洽谈代理宁安集团产品的事情。

记住,不管这些世家合作与否,你都要去拜访一遍。

最后,把结果回馈给我。”

龙隐吩咐道。

既然王家要闹,那他就和王家试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