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欣愣住了,好一阵以后,她才嘟哝地说道:“我还没有想好真正嫁给你呢!还有,你就这么干巴巴送给我了?

好歹给我求婚一下也好啊!”

“我们之间,还用的着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吗?”

龙隐笑道。

宁欣瘪了瘪嘴,问道:“这就是你给我的生日礼物啊?

这钻石也太小了吧,要不你好歹去多治病几个,凑几百万给我买个大的如何?”

她是女人,看到钻石就喜欢,本能就想要个更大的。

而且,他们现在有条件要个更大的。

龙隐揽过宁欣,笑呵呵地说道:“这个戴着合适,更大的不适合戴着,放心,大的给你准备着呢!还给你准备了挑金项链,我也一并给你戴上哈!”

“你把我当狗了啊,套这么多圈圈。”

宁欣哼道。

她虽然是那么说,还是顺从地站着让龙隐给她戴上了金项链。

肤白如玉花海里的软萌妹子

可是,龙隐戴金项链的时候,手顺势就滑下去了,惹得宁欣大惊,急忙起身捶打龙隐,羞怒交加地说道:“混蛋,这是在公司,你敢给我在公司乱来?”

龙隐笑呵呵地说道:“主要是老婆你皮肤太滑了,这手放不住,自然就滑下去了。”

“滚远点,等会回家再收拾你。”

宁欣气恼地说道。

“老婆,这项链麻烦你送给妈一下,昨天答应她的。

今天晚上我可能得出去做点事,晚上得耽搁一下。”

龙隐微笑道。

宁欣瘪瘪嘴道:“我说怎么送我礼物呢,原来是做贼心虚!赶紧滚,别来我面前碍眼,你就给我多在外面胡闹吧!”

“不敢!”

龙隐笑道。

看着龙隐离开的背影,宁欣一直在瘪嘴,嘟哝道:“这混蛋越来越过分了”龙隐也没有多和宁欣解释,提着姚安明给他准备的那个箱子,去了春风诊所。

来到春风诊所,刘春风立刻喜笑颜开地问道:“师父,这次又是配药吗?”

“是啊!”

龙隐把箱子放下,吩咐道:“都走远点,别来打扰我。”

“师父,这配的是什么药?

能给我一点吗?”

刘春风讨好地说道。

龙隐瞟了刘春风一眼,说道:“我搭配的是毒药,你想尝尝?”

“我还是不尝了吧!”

刘春风讪讪一笑,急忙逃走了。

药房里面,龙隐立刻忙碌起来。

他在箱子里面挑挑拣拣,挑出了十多种药材,然后把这十多种药材捣碎,研磨成粉,然后用巫术开始配制起来。

当配制成功以后,他立刻就把药粉用袋子密封了起来。

这味道要是散发开了,那可不得了。

然后,他把箱子放在了刘春风诊所,对刘春风说道:“那里面的东西都别动,都是炼制毒药的材料,谁要是碰到了,被毒死那就是活该。

要是中毒了,我恐怕都赶不过来就死翘翘了,所以最好别去碰。”

“不碰,绝对不碰!”

刘春风急忙说道。

按照龙隐这么可怕的医术,这配制出来的毒药是什么东西?

他觉得要是中毒了,恐怕真的没有人能够救得了。

只是那箱子放在诊所,让他有些心惊胆战的。

而另一边,龙隐搭配好药粉以后,再次离开了春风诊所。

看看时间,已经是快到傍晚了,可以赶去青叶山庄了。

“你不是想看看我的手段吗?”

龙隐打电话给叶仁昊,“好好关注着青叶山庄吧,今天晚上,青叶山庄有大热闹可以看。”

“期待龙兄弟的手段!”

叶仁昊笑道。

他已经见识到了龙隐医药上的手段,作为药王谷的人,这医药的手段自然是不用多说的。

但是,他还想见识下龙隐的力量。

他得根据龙隐的实力,决定了付出多少的代价去和龙隐合作。

没错,他确实是在经历一场考核,但是,在他看来,龙隐同样也是经历一场考核。

要不然,药王谷的传人入世做什么?

而现在,就是见识龙隐手段的时候。

他立刻命心腹开始关注着青叶山庄那边,看看青叶山庄到底有什么热闹。

龙隐联系完叶仁昊,又回头联系钱春雨,微笑道:“考虑清楚没有?”

“没有!”

钱春雨气哼哼地说道。

她可是钱家的大小姐,还是钱家尽心培养的武道天才,让她屈服哪有那么容易?

“青叶山庄惹到我了,今天晚上我准备去青叶山庄大杀一番,过来看看我的力量,可以帮助你尽快做出决定。”

龙隐微笑道。

“你要动用你的手段?”

钱春雨话音都不由得凝重起来。

这南疆之人要是动用手段,那是什么手段?

“我绝世钻石被抢了,还有人老是想杀我,我不露点实力,有人还以为我好欺负呢!”

龙隐淡淡地说道。

“你最好不要乱来,否则后果对你恐怕非常不利。”

钱春雨警告道。

龙隐没好气地问道:“你到底来不来?”

“我”钱春雨沉默了片刻,才狠狠地说道:“我得就近监督你,免得你做出罪恶滔天的事情来。

你现在在哪里,我过来找你。”

半个多小时以后,钱春雨神色复杂地看着眼前的龙隐,问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可是认真跟你说,这可是大都市里面,而不是南疆。

你要是在这里惹出什么大乱子,整个天下都不放过你。

不管你手段有多强,到时候监察者、武道联盟、玄门三大势力必定会尊重国家的意志,把你灭杀在阳城的。”

龙隐眨了眨眼睛,微笑道:“你这么担心我,我觉得你早晚会成为我的人。”

“你去死吧,我就是想从你身上得到好处而已,谁担心你?

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

钱春雨气恼地说道。

她对龙隐现在还根本没有其他的心思,就是单纯想从龙隐身上弄点丹药,帮她把武功好好提升一下而已。

前面服用了不少的养气丹,让她看到了快速突破的希望。

现在又听说有个洗髓丹,更是让她心动不已。

所以,她才会那么在意龙隐的安危。

在她看来,龙隐就算要出事,至少得先把洗髓丹给了她再出事嘛!龙隐笑了笑,看着钱春雨笑道:“你身上有三件宝,武功、身体、忠诚,今天晚上过后,你好好想想准备向我献出什么,我会给你相应的代价。

错过今天晚上,你就没用了,以后也不要再来找我。”

钱春雨沉默了。

三件东西,分别代表了三个层次,她都懂,可是怎么选择?

“怎么决定,今天晚上过后再说,我先去叫上郑恩铭,现在去青叶山庄。”

龙隐淡淡地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