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长老听到这话皆是一愣,跟着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

“五小姐此话当真?”三长老不敢置信道:“五小姐涉世不深,怕是不知你那丹药的妙处。上品丹药杂质极少,便是在福源堂也是一药难求。”

言瑾怼他:“你不是说丹药不如灵石吗?”

五长老接着上:“那是指平日消耗,可若是用在修炼之时,一颗上品蕴气丹可事半功倍。”

言瑾笑着靠向椅背:“所以,是我搞错了丹药和灵石的用法?”

两个长老纷纷点头,眼神中带着狂热看向言瑾。

言瑾也不拿乔,掏出瓶子来,分出两颗丹药,一人给了一颗。

“算我孝敬两位的,我这一炉只有十颗,又是第一次炼丹,怕还有瑕疵,便暂时只给两位一人一颗了。”

“一颗便够!一颗便够!”两人欣喜若狂接过丹药,小心翼翼的分别拿出自己的装药容器来,将这丹药装了进去。

即便丹药装了进去,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药香。两人贪婪的吸着空气里的香味,恨不得现在就吃下这丹药,试试药力。

这些年来,他们修炼很少以丹药辅佐,倒不是族中小气舍不得给。而是这流露到凡间的蕴气丹不多,镇上的福源堂已经把每月能卖的蕴气丹都卖给谭家了。可依然不都两人消耗。

下品蕴气丹从来不缺,可吃了就跟没吃一样。中品蕴气丹才是两人修炼时常吃的东西,但一个月也只吃得上两三颗。

Linn在等待

如今一刻上品蕴气丹,效果便要比中品强上百倍。这一刻,至少也能让两人得到平日五倍的修炼效果了。

“不过,我也有一事相求。”言瑾笑着说出了接下来的话:“若是两位长老答应,以后每个月都会有十颗上品蕴气丹。若是两位不答应,这一颗蕴气丹我也不收回,只当见面礼了。”

两人互看一眼,心里咯噔一下,都说拿人手短,果然天上没有这白吃的馅饼。

“五小姐说来看看。”

言瑾:“我要知道我那玉佩的下落。”

两人大惊失色,三长老手里的茶壶拿不住了,五长老手里的盘子也不稳了。

“这……”

“五小姐此话怎讲?”

言瑾看着惊慌失措的两人,微微一笑:“你们不会以为我真的什么都记不住吧?”

两人沉默了片刻,最终低下头去。

半晌,三长老微微叹道:“也是,无上门之后,血统做不得假,这开智自然也比普通人更早一些。想必五小姐早早开了智,记得自己的身世来历吧?”

五长老也道:“我早说过,无上门之人不可小觑,可现任家主并不相信。如今真是自掌耳光,吾等羞愧,羞愧啊!”

言瑾听到这两人的回答,也证实了自己的推测。

她一直觉得谭家的做法很奇怪,既然龙泠音的玉佩被家主拿去,那么谭家家主只要把这丫头杀了,随便找个家族里的孩子顶替上去,到时找到了无上门,也无法分辨真假。

可谭家没有这么做,而是费劲的养着她,留着她这个活口。

当初言瑾自己分析过,很有可能无上门有分辨血统的方法,让谭家不敢作假。果不其然,三长老一语证明她的猜测是对的。

那么这下她就放心了,只要谭家还有巴结无上门的心思。那么谭家就不敢对她动手,甚至整个四大修真家族都不敢对她动手。她在这赤云大陆,可以横着走了。

只要她不暴露,自己已经知道身份的事情,谭家就还要利用她,还要顺着她。

“两位既然也知道我的身份,就该知道,与我作对没有什么好处。”言瑾这下安心下来,不紧不慢道:“我敢在两位面前暴露身份,就是相信两位能看清形势。

“谭家待我如何,两位以往虽不在家中,但应该也有所耳闻。我这个人,能隐忍这么多年不发,也不是什么好糊弄的。”

说到这里,言瑾冷冷一笑:“但我还是分得清,谁对我好,谁对我不好,并不想一杆子打死一船人。再说,这龙生九子各有不同,也不是人人都想害我的,是不是?”

两个长老并没有因为这话,就立刻站边,言瑾知道这种人家族荣誉感极强,可不是一两句威胁就能说得通的。

于是她下了重药。

“散修苦啊,明明有灵根,却不能入宗门,无师指点,只能自悟。到头来给了个长老之位,又能如何?始终是跟凡人打交道,在一群光头面前秀秀头发。可跟真正有头发的人一比,也只是秃子罢了。”

言瑾说到这里,语气变得有些不屑:“那些历任家主也是奇怪,旁支明明有资质之人,却不肯让他们接触更好的师资,把这些人绑在身边,名义上供了起来,可实则这实力地位,还是在他们主支手中。”

她看了一眼旁边的两人,见五长老已经有些隐隐怒气了,添油加醋的又道:“若是换了我,不论出生,只要有资质之人,我都会鼎力相助。我师弟给我跑跑腿,我就给他一颗蕴气丹做好处,若是再帮我个更大的忙,这好处就不止一颗蕴气丹了。”

五长老浑身一颤,终是忍不住抬头问道:“五小姐这是要建自己的嫡系了?”

言瑾看着他微微一笑:“什么嫡系不嫡系,不过是想结些善缘,心里不忍看着有资质之人没落罢了。世家不懂珍惜有资质之人,我同为修真之人,又岂会不了解修真之苦?”

三长老慢慢抬起头来,语气明昧不定的说:“五小姐有一句话说错了,我们虽无拜师,却有家族祖传之心法。入门时也有家族前辈指点,跟外头的散修相比,好得多了。”

言瑾撑着下巴,歪了歪脑袋:“那么,三长老是拒绝了?”

五长老心里咯噔一下,方才五小姐一番话,让他想起了自己当年的遭遇,这令他心中已然对家族生了间隙。如今他刚想答应,老三明摆着是要拒绝,这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