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子,本名山姜,大夏神京京畿府少尹山文柏之子,入大夏军武两年半有余,这两年半内,他的身边总有一个形影不离的身影,瘦黑青年小刀。

大夏斥候执行作战任务,两人一组,一人为主,另一人担任僚机任务,因此,小刀是他的影子,也是他的第二条命。

但在此时,山子的影子失去了右臂,或将永远退出军武生涯,因为哪怕以生命药水的逆天,都无法在断臂丢失的情况之下,重生断肢。

因此山子有着前所未有的愤怒,那种自心底里迸发出的杀意,使得他的双目一片赤红,但是山子依旧冷静。

当年百里挑一,选拔进入玉龙关暗刺军时,那位指挥使开口所说的第一句话便是,冷静和头脑清醒,是斥候的永恒标签,越危险的时候,要越冷静,越愤怒,要越冷静。

化作金光,向着下方急速坠落的山子,紧抿嘴唇,握紧手中的匕首,双目紧盯着石台之上,巨人化之后荒山的巨大双眼,那是唯一暴露在岩石铠甲之外的要害,随后山子进入了一个玄而又玄的状态。

耳边的呼啸的风,下方荒民战士的嚎叫怒吼,还有那被五方之兵战阵将躯体整个撕裂的撕拉声,在刹那间部消失,周围的一切都开始放慢,就连下方荒山的反击都变得异常缓慢。

“不知死活的蝼蚁!”

荒山伸出右手虚握,再次凝聚出一根巨大石矛,随后对着急速来到石台之上的山子,调整身姿,浑身发力,直接将石矛极为狂暴地一把抡出,巨大石矛刹那化作一道肉眼不可见的虚影,将整个面前的空气直接打爆,形成了一片真空地带。

由极限力量过境后产生的风压,会形成巨大的吸力,将在石矛笼罩范围内的目标强行吸入,这一式荒山用的很顺手,而且每一次都会伴随着脑浆迸裂。

但是在彭木的感应之中,这一切却并非如此,因为周围的一切都被放慢了无数倍,包括荒山手握石矛的暴力打击,以及那根石柱周围形成的一片黑色风洞,都被他清晰地看在眼里,因此彭木左右脚连续交叠发力,采用了大夏斥候军中极为标准的散避突击路线,整个身形以之字形的轨迹,堪堪擦着漆黑风洞边缘滑到了荒山庞大身躯的后方。

与此同时,刚刚落地到石台之上的彭木,看着山子用一个极为不可思议的散避动作,险而又险地躲开荒山这势大力沉的一击,轻嘘一口气的同时,双目之中同时有着惊讶,但是整个身形却不停,提盾下砸,直接向前释放一式震荡神通!

元气少女长发飘飘白嫩肌肤吃早餐私房写真图片

冲击向前的神通波动滚滚而出,整个原本有些开裂的石台表面,再次裂开大量细缝,变得岌岌可危。

人族敏修,之所以带着一个敏字,就是因为其技巧以及速度,最为出众,因此处于玄奥状态之下的山子,更是将灵活敏捷发挥到了极致,无论身下的荒山如何反击,总能够堪堪避开,随后整个身形在荒山巨大的身躯之上跳跃腾挪。

来自彭木的震荡冲击波,直接将荒山向后掀了一个趔趄,借此机会,山子直接双腿发力,跳上荒山的肩膀,随后双脚元气成抓,死死钉住身形,两双眼睛刹那对视至一处。

山子的眼眸依旧冰冷无情,但这冰冷的背后,是无限的杀意在沸腾,左右手同时抬起,那两柄散发着金光的匕首,对着前方荒山那右眼疯狂扎下。

“不要将我等来自祖庭的高贵荒民,和外面那些部落的贱民相提并论,我们才是真正巨人的后裔,区区两柄匕首,就连我的眼皮都破不了防。”

暴虐的声音自荒山的口中滚滚而出,随后其直接闭上右眼,巨人化之后的他,就连眼皮都是苍白色的厚重岩石。

下一秒,金色匕首直接扎于眼皮其上,发出‘叮’的一声巨响,但是正如荒山所言,来自祖庭的高阶荒民,防御力超乎想象的坚固,山子手中的匕首虽然刺入数分,但是却再也无法寸进。

身后强烈的劲风袭来,山子的身上下,那种预示着强烈的危险强烈的刺痛感再次出现,而在不远处提盾冲来的彭木眼中,面前的荒山正抬起右手,向着其肩膀上的年轻斥候,一把抓来!

“山子,散避!”

彭木张嘴怒吼,但是处于荒山右眼之前的山子,仿佛并未听到一般,依旧抬起手中的匕首,不断地向下狂刺。

一息之内,山子的双匕朝下方同一个位置瞬间刺出数百下,但是在叮的一声过后,他手中的匕首竟然直接碎裂成数截。

手中的利刃已碎,但是山子的面色依旧不变,眼中反而露出了少见的疯狂,继续抬起手中的断匕,用尽力,怒吼着刺下。

“给我开啊!”

或许是怒吼着刺入下方荒山右眼的要害,亦或者是山子想要打开身体内的某种桎梏,就在那一瞬间,山子身后那某种生物的獠牙道魂虚影,直接由虚化实,玄奥神秘,又锋芒毕露的强悍气息,直接冲天而起,席卷整个矮山内的空间!

纯正浩瀚的气息,就像是黑夜中的灯火,吸引着所有人的注意,已经冲到半路的彭木,有些惊骇地喃喃道:

“破镜,竟然破镜了,如此年轻的道实境宗师,而且这气息,是一品道魂!”

直接破入宗师境的山子,整个人散发着比之前强悍太多太多的气势,就连着向其抓来的荒山右手,都因为向外冲击的锋芒之气而有了一瞬间的停顿。

但唯一不变的,还是山子那依旧冷静无比,杀意十足的双眸!

左右手继续向下用力刺下,但此时山子的手中不再是已经断裂的匕首,而是符文金光流转,夺目刺眼的尖锐獠牙。

“先取你一目,以报小刀的断臂之仇!”

伴随着年轻斥候冰冷无比的话语,金色尖锐獠牙直接刺入下方的岩石铠甲之内,就好似刺入豆腐块那般,毫无阻碍,齐根而入。

但是这还未完,下一息,整个虚空之内,骤然响起了一声狂暴至极的龙啸,荒山引以为傲的岩石铠甲寸寸碎裂,两根金色獠牙继续向下,随后深深扎入荒山的右眼之中,后者张嘴一声哀嚎!

一品道魂,龙牙!

神通.龙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