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怎么回事?”

趴在地上,正脸着地的林进有些懵逼。

为何是他摔在了地上?

嘶——

好痛!

他摸了摸鼻子,都是鲜血,这一下差点把鼻梁都摔碎了!

“这拳法威猛有余,却不灵动。

一击打出,不给自己留些余力。

日后如果遇到强敌,这一下便会断送了自己的性命啊。”

苏寒苍老的声音缓缓响起。

“指点了!指点了!”

眉清目秀白衬衫美女图片如此美丽

“老祖在指点林进师兄!”

“原来林进师兄这一拳有这么多的破绽!”

演武场内顿时响起一阵窃窃私语声。

远处的任喜来面色微变,趴伏在地的林进只觉得羞辱无比,大吼一声翻身而起。

“老祖,再赐教!”

他猛然一喝,再次朝苏寒冲去。

这一次,他不打算留余力了!

众人只见林进比刚刚还要勇猛的冲向苏寒,身上的气血之力不断散发,令人心悸。

就在他接近苏寒的时候,手臂再次一麻。

林进又跌跌撞撞的冲苏寒旁边冲了出去,这一次他摔在地上后,还用脸在地上拖了丈许的距离。

恰好摔在了一群师弟师妹的面前。

“啊啊啊……”

林进痛苦的惨嚎起来。

鼻子太痛了!

王浩然见他仰头,心中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林进的鼻梁似乎已经摔碎,整张脸都变平了……

“我刚刚已经说过了,威猛有余,却不够灵动。”

苏寒轻轻叹了口气,负手望向远处的任喜来。

“小家伙,赐教一个和赐教两个没什么区别,我也指点指点吧?”

任喜来脸色阴晴不定,眼底深处闪过一抹深深的忌惮,心中同样升起与王浩然相似的想法。

姜,还是老的辣!

“糟老头子虽然没了修为,可眼力却还在,连林进都不是他的对手,我上场的话,或许也会落得同样下场……

反正他也活不了多久,等掌门一死,他要敢在山河剑派作威作福,自然有爹可以收拾他……”

胎息境强者出手,像这等空有眼力的普通糟老头子,根本不可能会是其对手。

再有眼力也没用!

念及此处,任喜来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抱拳道:“老祖,我突然想起屋内还熬着汤药,眼下只怕烧干了,要先去看看,等下次有时间,再请老祖赐教。”

言罢,他朝柳谨言笑着点了点头,随后便迅速转身离去。

“唉……”

苏寒轻轻叹了口气,扫了一眼眼前这些山河剑派的弟子。

或许在此地,他们的姿势算是极佳,不然也拜不进山河剑派。

可在苏寒眼中,这些……

都是歪瓜裂枣,与当初的苏阴等人也有的一拼,如果不像陈素那样得到名师教导。

这辈子能成就个胎息境,已是极点。

“尔等资质甚佳,日后都是山河剑派的栋梁之材。

定要刻苦修炼,不得松懈。”

苏寒道。

“是!老祖!”

众人这次的声音比先前更加嘹亮,望着苏寒的眼神也带上了一丝敬服之色!

“走吧。”

苏寒负手从柳谨言身边走过。

柳谨言见状,这才从震惊之中转醒,连忙追了上去。

快到掌门所住的宅院时,苏寒见柳谨言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顿时笑道:

“心中憋着什么话?说出来吧,若不是,我可能还要露宿山头。

在我面前,无须这般拘谨,算一算我的年纪也够当爷爷了。

若是不嫌弃,以后叫我一声爷爷,我当是我干孙女吧。”

“爷爷?”

柳谨言怔住了。

“小家伙,大少爷要收当干孙女,是的福气,还愣着干啥?”

老恭从宅院走出,朝柳谨言喝道。

柳谨言顿时反应过来,连忙朝苏寒拜道:“谨言见过干爷爷!”

苏寒面色古怪的看了老恭一眼,但也没多说什么,他正好打算给柳谨言一场机缘。

干爷爷就干爷爷罢,很符合他现在的身份与气质。

柳谨言没有随苏寒进掌门院子,而是站在门口等候。

苏寒进去后,便见到林掌门笑吟吟的走了出来。

他来到苏寒面前,神色颇为激动:

“大哥,给的血肉果真治好了我的暗伤,接下来我再活个十来年不成问题。”

老恭站在二人旁边,脸上一阵感慨。

没想到失踪多年的大少爷回来后,还帮二少爷延寿十余年。

时也!命也!

“既然伤势已经好了,那二长老他们的事情,也该处理处理了吧?”

苏寒笑道:“宗派内如果不齐心,始终难以发展,该下手时就必须果断狠辣,斩除这种病灶,才会痊愈!”

“大哥说的极是!”

林掌门点点头,眼中闪过一抹杀意。

别看他在苏寒面前,表现的不够稳重,可其掌控山河剑派多年,亲手死在他手中的武者都不下百人。

间接死在他手中的武者更多,哪里会是好善与之辈?

要不是这次他暗伤发作,给那二长老十个胆子,也不敢擅作主张的把锻剑术交给商隐王。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呼喊声。

“大长老坐化了!”

“大长老坐化了!”

“唉……七师弟还是走了。”

林掌门怔了怔,眼眶微红。

他看向苏寒,“大哥,七师弟是您离去后,师尊收的关门弟子。

这些年来,如果没有七师弟帮忙照应,山河剑派只怕早就没落。”

“等他丧事办完,再处理那二长老吧。”

苏寒微微点头。

灵堂。

大长老的嫡系一脉都双眼通红的跪着。

苏寒这才见到了除开二长老之外,另外三名长老。

这三人也都是二代弟子中的佼佼者,突破了胎息境,才获得长老之位。

苏寒在打量他们,他们也在打量苏寒。

苏寒指点林进的事情,已经传到他们耳中,但他们却依然没把苏寒放在心上。

林掌门的面色如同先前一般苍白,看起来似乎快死了,苏寒也不知其是用了什么手段易容的。

尽管如此模样瞒不过苏寒,却能瞒过二长老等人。

他们在发现掌门这半个月来,气色比以往更差后,心中顿时安定了几分。

如今大长老已坐化,那件筹备了许久的事情,正好可以在今日提及。

“掌门,请节哀啊。”

二长老轻轻叹了口气,带人来到林掌门面前。身后的任喜来悄悄打量苏寒,等苏寒看他又立马挪开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