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走进包厢的是三十几个身穿黑色西装,身材魁梧雄壮,腰间鼓鼓的汉子!

这三十几个汉子走进包厢后,然后整齐划一地站成了两排,中间空出一条道!

偌大的包厢都被站满了!

看到这三十几个黑衣壮汉,蓉姐等名媛女郎们眼睛放光,满是倾慕之色!

这才是上位者该有的气场啊,可比刚才那些保镖有气势多了!

紧接着,一个身穿灰色剪裁西装,一头黑发梳在脑后,叼着一个古董烟斗,戴着一枚宝石戒指,霸气十足的中年人缓步走了进来!

后面还跟着一个穿着一身黑色布衣,眼眸低垂的老人。

这个中年男人正是韩家现任家主,韩丰年。

跟在他身后的是他的贴身保镖。

“韩叔叔好!”

蓉姐等人纷纷弯腰鞠躬,恭敬地问好。

“爸,您可算来了!”

文艺咖啡店清纯美女仆女制服写真

韩世杰赶紧走了上去,一脸愤恨地道:“那小子太嚣张了,仗着自己有点身手,无法无天!

他不仅杀了韩老,还杀了我的手下!

而且,这小子还大言不惭地说,如果我不想死,就必须把您叫来!”

“是么?”

韩丰年冷笑一声,震声道:“是谁想杀我韩丰年的儿子,活得不耐烦了?

赶紧给我滚出来受死!”

简单的一句话,威慑力十足!

“韩丰年,别在外面咋咋呼呼,赶紧给我滚进来!”

方寻冷冷地接了句。

顿时。

在场的所有人呼吸一滞。

所有人都惊呆了!

卧槽!

这小子是疯了么,竟敢这样跟韩丰年说话?

韩丰年可是韩家家主啊,不管是其他中海的各方霸主,几大家族的家主,还是中海的大员,都会给韩丰年几分面子!

至于其他人,看到韩丰年,那都得恭恭敬敬客客气气地对待!

可眼前这小子脑子进水了么,竟敢叫板韩丰年?

蓉姐和那些富家子弟们已经能预想到方寻的下场了,那绝对会被活活打死,然后沉尸海底!

果不其然。

韩丰年听到这话,顿时震怒了。

“狗东西,我不管你是谁,你都要为刚才说的话付出惨重的代价!!”

韩丰年怒吼一声,然后大步走了进来。

“韩丰年,脾气还挺大嘛。”

方寻坐在沙发上,淡淡地说了句。

顿时,四目相对!

在看到方寻的那一刻,韩丰年感觉头顶一记闷雷炸响,大脑宕机了一秒!

紧接着,他浑身一哆嗦,双瞳骤然一缩,脸色由愤怒变成了恐惧,而后变得苍白一片!

啪嗒!

叼在嘴上的烟斗也掉在了地上!

因为韩丰年是背对着韩世杰和蓉姐他们,所以众人没能看到韩丰年的表情。

眼见韩丰年忽然不说话了,还像个木桩子一样戳在那儿不动,韩世杰等人顿时有点懵。

“爸,您怎么了,赶紧下令弄死他啊!”

韩世杰一脸奇怪地走了上来。

当韩世杰走近的刹那,韩丰年直接一巴掌甩在了韩世杰脸上,根本就没收力!

啪!

一声脆响!

韩世杰愣是被打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爸!您干嘛啊?我让您打他,不是打我啊!”

韩世杰捂着脸,一脸茫然地喊了一声。

“竖子!还不快点跪下!”

韩丰年怒吼一声,直接一脚把韩世杰给踹地跪在了地上!

“爸!你疯了!!”

韩世杰顿时怒了,觉得自己的父亲有点不正常。

韩丰年却没有理会韩世杰,而是转头,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点头哈腰道:“方爷,是韩某管教不周,冲撞了您,还望您大人有大量,放我儿子一马!”

霎时间,整个包厢都安静了下来。

韩世杰和蓉姐等人惊恐万分地看向了方寻。

方爷?!

韩丰年竟然叫这个小子“方爷”,而且姿态还放得如此之低?

蓉姐也猛地一个激灵,反应了过来!

她刚才就觉得这小子有点眼熟,但一时没想到是谁。

可现在她明白了。

我的天,自己等人究竟得罪了一个什么样恐怖的人物啊?

“方爷?哪……哪个方爷啊?”

那个网红脸女郎一脸疑惑地问道。

“五龙商会的会长,中海第一霸主,南粤省第一霸主……方爷……”

蓉姐声音颤抖着回了一句,而后赶紧低下了头,根本连跟方寻对视都不敢。

韩世杰和在场的富家子弟们一听,也顿时傻掉了,有几个富家小姐愣是感觉眼前一黑,差点晕倒。

原来眼前这位就是最近风头正盛,收服中海各大家族、商会、武馆、公司,让南粤省各大霸主为之臣服,甚至力挫南粤武协,拉风到爆表的方爷?!

虽然他们家里的长辈一只在告诫他们惹谁都不要惹到方爷,但他们一直以为方爷是个德高望重的长者,哪会这么年轻?

可现在,他们就算再不信,也不得不信了。

连韩丰年都如此对待的人,怎么可能不是方爷?

韩世杰则是咽了咽喉咙,赶紧低下了头,不敢再造次了。

至于坐在方寻旁边的江忆柔,此刻也是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怀疑自己现在是不是在做梦?

曾经那个住着廉价出租房,跟自己父亲一起喝酒侃大山的方大哥竟然是个如此恐怖的人物?

方大哥到底还隐藏了多少秘密啊?

方寻只是一脸平静地看着韩丰年,淡淡出声:“子不教,父之过,韩丰年,您明白我的意思么?”

“明白,方爷,我明白。”

韩丰年二话不说,直接“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跪下了!

韩家家主竟然跪下了!

“啊……”

一个富家小姐实在是受不了这个刺激,直接晕了过去。

其他人更是心中掀起了惊涛巨浪,更是感觉双腿发软。

连好丰满这样的人物都跪下了,他们还算个屁?

扑通扑通!

一时间,蓉姐等人也不敢站着了,齐刷刷地跪在了地上!

方寻微眯着双眼,道:“韩丰年,看来你还挺识时务。

不过,单单只是如此,还无法保住你儿子的命啊。”

“方爷,韩某愿意做出赔偿!”

韩丰年咬了咬牙,“一个亿,求您放过我儿子!”

方寻讽笑一声,“你儿子就值一个亿?”

“十个亿!”

韩丰年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翻了十倍。

就算韩家财大气粗,但要一口气拿十个亿,已经是有些困难了。

“这才差不多。”

方寻满意地点了点头,而后走到韩世杰面前,直接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了他的脸上。

“这一巴掌,是让你记住,以后眼睛放亮点,别乱招惹人,别坑自己的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