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雨晗毒瘾被戒掉后平日虽痴傻但起码不会发狂乱咬人,原来住的六楼隔离室空间有限,为了更好的恢复不至于像关宠物一样将她关着,将她转移至另一幢楼,整幢楼区都划为隔离区。

隔着铁栏墙,望着大楼方向,却真让姚婧婧看到了司雨晗。

原来,韩执修离开医院没多久司雨晗便睡醒过来,刚开始还好,比较安静,可在晚餐时间依然没有等到韩执修,顿时就发狂了。

由于近期司雨晗表现良好,也配合治疗,当时医护人员还想着能用她喜欢的糖果和玩具将她哄好,结果越哄越收不了场。

最后无可奈何之下,只好电话求助韩执修。

韩执修刚走到隔离区,便看到司雨晗跑出大楼,光着脚丫朝这边飞奔过来,医护人员在后面紧追不舍。

司雨晗自从得了精神病,整个人都精神了,发狂的时候手脚动作很快,跑起来甚比运动健儿。

一看到韩执修,司雨晗便挥动着手高喊:“修哥哥……”

快速跑过来,直接扑进韩执修怀里,将他紧紧抱住:“修哥哥……你不要我了吗……为什么这么久看不到你……”

医护人员跑过来,个个累得汗流颊背气喘吁吁,其中带头跑在前面的主治医生喘着粗气说:“韩先生,你总算回来了,折腾死我们了。”

护士抹着汗说:“你再不回来,我们都要追她追累死了。”

“辛苦大家了。”韩执修望着同样满头大汗的司雨晗说:“大家一定还没有用晚餐,这里有我就好。”

虎牙美女文艺十足

司雨晗扬起拳头砸韩执修,“修哥哥……你坏……你答应不离开我的……”

“乖,修哥哥有事走开了一下。”韩执修将带过来的大棒棒糖剥开递给她,“看,修哥哥给你买了糖。”

司雨晗见到糖,马上破涕为笑,接过糖含住:“以后……不许再离开我……”

韩执修拉着司雨晗的手问:“她吃过晚餐了吗?”

“还没有。”这时,旁边的护士将随时拿在手中的保温盒举起:“你不在她不肯吃,说要等你,和你一起吃。”

韩执修接过保温盒将司雨晗拉坐在旁边的长椅上,“都散了吧,她这几天都没有出来放过风,一会喂她吃完散会步就回房。”

韩执修一出现司雨晗马上变成温驯的小白兔,医护人员总算能松口气。

韩执修将保温盒盖子揭开,将里面的菜拿出来一样样摆在长椅上,将司雨晗手中的糖拿起放在一边,轻言细语的说:“吃完饭再吃糖好不好?”

司雨晗咧嘴一笑:“修哥哥喂我。”

韩执修将司雨晗凌乱的发拨在耳后,拿起勺子,勺起汤送到她嘴边。

站在铁栏外的姚婧婧原本就满是疑惑的心顿时明朗了。

隔得远听不见说话声,可韩执修又是为司雨晗拨头发又喂吃东西,举止亲昵胜过她这个正牌女友。

虽然与韩执修没有太深厚的感情,可眼前这个女人,是韩执修的青梅竹马,是旧情人。

两人的交往得到两家认可,韩执修在与她交往时,却暗地与旧情人死灰复燃藕断丝连,是对她的极不尊重与羞辱。

他说很忙,却是忙于在医院陪司雨晗,难道,是司雨晗怀了他的孩子,或是怀了他的孩子又没了因而在医院调养?

这个念头一旦滋生便被无限放大,姚婧婧心里极度不舒服,却聪明如她,再不舒服终是忍住,不像其他女人一样,冲到他面前质问。

掏出手机,拨通韩执修的电话。

韩执修听到铃声晌,放勺子放下从兜里取出手机,随后起身走到一边。

电话接通,姚婧婧用极自然的语气说:“修,我已经到家,你不用担心。”

“真抱歉,改天我有时间再陪你看话剧。”介于接二连三出现这种突发状况,韩执修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最近挺忙的,可能都抽不出时间陪你。”

司雨晗越来越依赖他,他总不能这个时候将抽身离开。

刚说一句,司雨晗便走到韩执修面前,笑嘻嘻的挽住他的胳膊将头靠在他肩膀,并伸手摸他的脸颊。

看到这一幕,姚婧婧胸口闷得慌,真忙啊,忙陪旧情人!

连每个星期固定见面都推掉。

前任比她这个现任更重要,韩执修,你可真长情,疯了的安心妍你要管,与她交往又和司雨晗纠缠在一起。

脚踏几条船可真行!

越想越闷,转身上了出租车:“没关系的,等到不忙的时候再约。”

接下来几天,姚婧婧发现,韩执修偶尔会离开医院去公司,其余时间基本都在医院,如此一来,更加怀疑司雨晗有问题。

姚婧婧是个冷静沉着的女人,与韩执修交往,让无数女人羡慕,既然两家认定这桩婚事,司雨晗的身份摆在那,加上她的名声,是永远不可能得到韩家人认可。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姚婧婧依旧忍着不吭一声,不向韩家人抱怨一句,之后在韩家和韩执修碰过一两面,面对在她面前神色自若的韩执修,姚婧婧依旧假装一无所知。

时间一点点过去,韩执修和姚婧婧的感情状况一直原地踏步一点进展也没有,但情侣之间这点事,也只有当事人心知肚明。

姚婧婧从不给向韩执修施加压力,韩执修对现状挺满意,这样的相处方式,想来结婚后也会相敬如宾。

姚婧婧的脾性和修养,方方面面都让韩家人十分喜欢,随着时间推移,现在姚婧婧自由出入韩家,偌然已成为韩家的一分子。

又过去一个月,暑假过去,到了开学季,南宫以瞳依旧没有醒来,欢欢和乐乐已经就近入读于艾顿贵族小学。

南宫傲天的身体大不如从前,已经完不能再操持。

其间,在国外调养恢复的“庄俊杰”,念及从前有一过段情,也有来探望过一次司雨晗,确保她依旧痴痴傻傻似乎没有恢复迹象后,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于是,心安理得的以“庄俊杰”的身份在庄家生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