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回房去,外面冷,别再这里呆着了。”宋天墨霸道的把凌菲捞进怀里,搂着她就快速的回了卧室里。

“她以前每天晚上都做恶梦吗?”凌菲任宋天墨把她搂着,等到上了床,凌菲忍不住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嗯。”宋天墨揽着她躺进被窝里,好在屋子里面有暖气,两人离开这一阵,被窝里面还是极暖和的,摸了摸凌菲的脸,凌菲的脸有些凉了。

宋天墨有些不悦的眯了眼,在她脸上捏了一把:“不是让你别出去吗?怎么又不听话跑出去了?”

“妈都上来了,我还能躺在屋子里继续睡?”凌菲好笑的拍开他不安分的手,环住他的腰,把头贴近他胸口的位置,听着他胸腔里面有力的心跳,小声道:“她一直说着他哥哥身上有血,他哥哥怎么了?”

宋天墨就着凌菲倚在自己怀里的姿势,把下巴放在她的头顶,一只手揽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正抚着她的秀发。

凌菲的话让宋天墨正轻抚着秀发的手微微顿了顿,眸光瞬间一暗,良久都没有开口说话。

“她哥哥死了……被人害死的,从那以后,她就经常做恶梦了。”宋天墨一直没有说话,就在凌菲以为他不会回答自已问题的时候,宋天墨突然开口了,声音低缓深沉,似乎隐隐还带着一缕淡淡的哀伤。

凌菲忍不住就抬头看向宋天墨。

宋天墨的俊颜在黑夜里看不太清楚,只能看到一个淡淡的轮廓,脸上的神色更分不清楚了。

“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刚才不是还叫着累了?”宋天墨就着她抬起的头,又摸了摸她的脸,低沉的声音分明和平日一样,凌菲甚至都以为刚才那一缕哀伤是错觉。

嘟着红唇,凌菲微扬着下巴,主动在宋天墨唇上印下温温暖暖的一吻,轻声道:“晚安。”

甜美俏丽的萝莉

头靠在宋天墨的胸口,凌菲闭上了眼。

宋天墨没有说话。

凌菲眼睛虽然闭上了,可哪里还有一点点睡意,眼前总是浮现苏恋薇扑在宋天墨怀里娇弱的颤抖身影。

她的哥哥……没想到竟然死了,而且还是被人害死的,苏恋薇说,她看到她的哥哥满身是血,那是不是说,当初他哥哥被害的时候,其实她也在场?

她亲眼目睹了她哥哥的死?

如果真是这样,也怪不得她夜夜恶梦缠身,不得安眠。

原本还以为,她只是因为大海啸失踪了五年,在海啸中逃得一命,其实已经算是幸运的了,没想到还经历过哥哥被人害的事……也是一个命运多舛的女人。

凌菲越想心底里越郁闷。

越想越难受。

那种在梦中梦到亲人出事,自己却无能为力的痛苦,她深有体会。

曾经在几个月之前,她也是经常一闭眼就开始做恶梦。

梦中她眼睁睁的看着父亲出事,在梦中她声嘶力竭的大喊,可是没有用,她的父亲……根本听不到她的喊叫。

每次她都眼睁睁的看着车祸发生,最后父亲躺在病床上,再也醒不过来。

每一次从梦中醒来,身上都是大汗淋漓,满脸泪痕,那种心如刀搅一般的痛苦,每每让她睁眼到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