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一切安排完后,常欢便轻轻挥了挥手道:“那你还等什么,还不快行动起来?让我看看你的指挥和布局能力,以及你手下一群狼崽子作为探子的个人素质!”

“是,师父!”

忙不迭点点头,金沙立刻下去做任务去了,眼中都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以前他只是小混混,手下人再多,说白了也是一群乌合之众,从来没有这么系统地行动过。

在动手之前,居然还要踩点儿的?

这是他以前没想过的,不过他以前的对手,都是一些普通人,也用不着想这些。

可现在,他们要对付的是职业犯罪组织,那这就不同以往了,必须严密部署,系统规划,简直跟两军交战一样。

不但比人手实力,还有决策者的谋划,这才是真正的高端争斗,黑道组织间的过招啊!

一念及此,金沙便止不住激动地身子发颤,实在太刺激了。

虽然他也知道,他在那些黑道组织的眼里,估计连实习生都不算,可是毕竟,他现在参与进来了。只要他跟着常欢混,累积经验,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有朝一日,就一定能够加入到这个圈子里。

到时候,可就不是本学校的人叫他沙哥了,他要让整个东江市的人都称他一声沙哥,哼!

金沙的野心在无限膨胀着,工作热情自然也水涨船高。

清纯少女搞怪表情连拍图片

望着他那连跑动的身影似乎都带着火焰似的身姿,陈海便知道他现在的心情有多么亢奋了,只是陈海还是有些担心地看向常欢道:“师父,老沙底下那帮人和上次我们对付的那一百人,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他们出马,估计一下就暴露了吧!”

“我就是让他们暴露啊!”

“嗯?此话怎讲?”

陈海一脸不解,看向常欢问道:“您不是让他们当眼线么,暴露了还怎么当眼线啊,对方肯定不会出现在他们面前了。”

淡淡点了点头,常欢面色一片平静,失笑道:“以这帮菜鸟的眼力,就算对方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也绝对认不出来!”

“那您还……”

“如今敌在暗,我们在明,我们对他们没有任何头绪。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一些小丑出去闹一闹,把水弄浑,也许还能引蛇出洞呢?”

看向陈海挑了挑眉,常欢不由嬉笑一声,但很快便又眼眸微微一嘘,喃喃道:“尤其是那位蔡医生,要是突然发现这么一帮小流氓在他身边转悠,又该会如何处置呢?我可是很想知道啊,呵呵呵!”

听到此言,陈海不由恍然大悟,接着又忍不住嗤笑道:“师父,您还怀疑蔡医生的身份啊,今天你们才刚见面!”

“就是因为才刚见面,他就给了我一种十分难受的感觉,所以我觉得他一定有问题!”

“师父,就因为人家长得帅,迷倒万千少女,您就觉得人家有问题,是不是太武断了?”

“不,阿海,这是师父多少年的经验和直觉判断出来的,不会错的!”

眼中闪过一道冷冽的光芒,常欢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后,喃喃道:“虽然他伪装地很彻底,几乎没有任何马脚露出,但我的第六感也不会错,这也正说明了他的危险性。即便再凶猛的豺狼虎豹,也没有一条隐藏在草丛里的毒蛇危险。所以医院那边的人马你盯紧点,如果万一发生了什么事情,立刻回报,明白了吗?”

明了地点点头,陈海郑重回答道:“是,师父!”

“嗯,有几个帮手,虽然是杂鱼,但毕竟给我增加了几百双眼睛和几百条腿,还是省了不少事儿的啊,呵呵呵!”

听到他的回答,常欢不由欣然一笑,然后便挥挥手,向A班教室那里走去,陈海在后面紧紧跟随。

不一会儿的工夫,二人回到了教室里,却只见他们刚踏入门口的一刹那,所有的人便齐刷刷地看向了他们,眼中都是询问和惊异。

呃!

身子冷不丁一滞,常欢看着他们这副古怪的样子,不由愣了愣,讶道:“干什么,干嘛这么看着我?”

“欢哥,你藏得好深啊!”

这时,班长率先开口,看向常欢,语气中既是惊叹,又还有点询问的意思。

常欢不解,莫名其妙道:“什么藏得深,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欢哥,你就别再装了,你也不看看我们是什么班,学霸班啊!”

与此同时,班里的数学课代表忽然猛地站起,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后,便如同柯南附体一样,一指常欢道:“刚刚经过我们班同学长达半个多小时的严密分析,我们已经十分肯定,您和雪姐就是厌恶了黑道打打杀杀的生活后,隐姓埋名进入我们普通学校体验生活的黑道太子爷和黑道公主,你就承认了吧!”

什么?

不由一愣,常欢一下子呆住了。

赵曦曦和班同学则是齐齐转头看向他那里,等着他的回答。

赵曦曦更是一脸笃定道:“难怪你那么坏,原来是受家庭环境影响啊。所以说,家庭教育对孩子是多么重要的一环啊!”

“我去,我……我的行为方式虽然是受了那么一点点家庭环境影响,但我也不是什么黑道太子啊?”

无奈翻翻白眼儿,常欢不置可否,但他的话音刚落,那数学课代表却是再次冷冷一笑,一指沈妙雪那里,大喝道:“欢哥,你不用再否认了,刚刚雪姐已经变相承认了你们的身份,我们都有目共睹!”

“什么?姐?”

一听此言,常欢当即大惊,然后不可思议地看向沈妙雪那里,心中不断腹诽着。

我这个以前混黑道的,都不敢承认自己是黑道太子,怕吓着这些同学们,你居然恬不知耻地承认了?

而沈妙雪看着他这惊异的眼神,却是干咳一声,翻翻白眼儿,不敢去看他,只是结结巴巴地幽幽道:“我……我也没承认,我只不过是没否认而已!”

那跟承认有什么区别?你这个虚荣的女人啊,黑道公主的身份就这么让你向往吗?

脸皮止不住狠抽了抽,常欢的脸色一下就阴沉了下来,满面无语的样子。

“师父!”

忽然,就在这时,一道大喝从门外响起,却是金沙又匆匆忙忙地跑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个硬纸盒,赶忙塞到了常欢手里道:“对了,师父,刚刚我把这事儿忘了。朱爷见你手机坏了,所以给你准备了一只新手机,请您笑纳。还有,他说最近他有一笔大买卖,关于白货和黑货的,你有没有兴趣掺一手?到时利润五五分!”

哦!

此言一出,底下众人再次恍然大叫起来:“满嘴黑话,还说不是混黑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