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他转身,坐下,就这样眉眼生暖的望着那个不会给他任何回应的女人。

“易彬,你知道,她现在在想什么吗?”

陆逸问着何易彬。

何易彬摇头,我“不知道,按着医学上面的范畴,其实她什么也没有想,现在的她没有思想,她听不到,她看不到,她也是感觉不到,当然她也没有梦。”

陆逸轻抚着言欢的脸,“易彬,你不是她,你也不是我,所以你不明白我们。”

而他突然一笑,那笑仍是带着说尽的幸福。

“因为她还在,”

“因为她还没有走。”

“她很庆幸自己能活下来,这样就可以陪着我,而不像是那时的洪水一样,陪着她的只是一座冰冷的墓碑,我们的孩子还有妈妈,他们还能见能见到妈妈,哪怕是一辈子不醒,他们也不是没有妈妈的孩子,他们可以记的妈妈的长相,可以感觉到了妈妈的体温,他们还可以继续爱他们妈妈,而不是墓碑。”

“而活着就是希望。”

他现在唯一能记的,能报的,能有的就这一份的希望,所以他不会放弃,他会好好的照顾她,哪怕是永远不醒也没有关系,他会陪她很久很久,久到,有一天他老了,不能陪了,久到,他可能还会比她早死。

而不论无何,他都是不会放弃她的生命,哪怕是她不能给他任何的回应。

公园吃早餐的圆帽清纯美女

何易彬不劝了,他真的很无力,随你吧,她现在状况很好,如果你还是这样一直的照顾着她,她活个三五十年都是没有问题,也有可能明天就能醒过来。

也有可能,一辈子也不会醒。

但是,他们总还是有希望的。

或许事情,真的没有没有那么悲观的。

“对了,”何易彬这才是想起了什么。

“我不是快要结婚了,把你家的三个宝贝儿给我当花童吧?”

“小光的眼睛看不到了,”陆逸说着,“小齐和寻寻可以,可是小光,他不能能让他受伤害。”

“没关系的,”何易彬想过这些了,“我会照顾小光的,两个孩子可以做的,小光也是可以,不过就是眼睛看不到,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他不能去,”陆逸还是拒绝,也是没有一丝的商量余地。

“陆逸,你不能把小光拘禁起来,他虽然眼睛看不到,可是我们都是会照顾他的。”

“怎么照顾?”陆逸问着何易彬,“是让所有人都是知道他眼睛看不见到的事情,还是让他听到了其它人的同情?”

“看这个双胞胎长的多像的,为什么却是一个瞎子?”

“这个孩子这么可怜了,这么小的一个瞎子……”

何易彬的脸猛然的一白,这个,他真没有想到,他只是想要让小光有一个正常的童年,可是却是忘记了,这世上容不得他的那个童年,

人言可谓。

古往今来,这世上从来都是不会缺少人来人往,就像不会缺少闲言闲语一样。他可以管住他们自己的嘴,可是怎么可能管住别人的嘴,管住所有人的嘴。

他们并不在乎小光的眼睛是不是看的见,可是别人呢,别人的同情,别人的可怜,甚至就连别人的那一个不对的眼神,之于小光而言,就是伤害。

他张了嘴,可能还是想要说什么,但是最后却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有说。

陆逸已经转过了身,他再是握紧了言欢的手,如果明天还是这样的好天气的话,我带你出去晒晒太阳好不好,我知道你是最喜欢这里的空气的,你放心,等你醒来的时候,你会发现,你然是那个美丽的言欢,哪怕是到了白发苍苍,仍然是最漂亮的你。

而此时,这里似乎除了他之外,就再也是没有任何人了,而且也不需要任何人。

他的欢欢他自己的陪,他的欢欢他自己照顾,不需要别人。他会一辈子的陪着她,会一辈子守着她,也会一辈子不放弃她。

他的欢欢除了他这个丈夫之外,什么也没有了。如果就连他都是放弃了她,那么,这世上就不会再有她的存在了。

晚上的时候,陆逸小心的替言欢擦过了脸,再是拿过她最常用的护肤品,细细的擦在她的脸上,“我就知道,你喜欢这个味道的,很香的吧。”

说着,他再是给自己手里倒了一些,然后再是轻轻的搓着她的手。

“手也是要擦一点才行,今年冬天,你一定是不会冻手了。”

他将言欢的手放在自己的唇边,明明是笑着的,可是紧闭的双眼之内,却总是氤氲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孤寂,而后似乎是有什么东西从他的眼角就这么渗了出来,滴达的一声,也是跟着碎破在空气当中,就像是他的那一颗心脏一样。

在听到那一句尽力之后,就已经碎了。。

他的心碎了,他的魂疼了,他的世界也是毁了。

只是没有想到,上天还是怜悯着他,还是心疼他的欢欢的,她已经受了一辈子的苦了,真的够了。

所以,他的欢欢活了下来,虽然是植物人,可是还是有希望的是不是,所以他就要将这份希望保持在最初,他会好好的照顾她,好好的保护着她,他什么也不要了,他只要她的欢欢。

“睡觉了,”陆逸亲了宁言欢的额头,自己也是躺了下来,他将言欢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就这样一直的都是暖着她的手指。

他们两个,少了谁,生命也都是一种缺憾。、

等到了陆逸再是睁开双眼之时,外面的天忆尼都是亮了。

“早上好,”陆逸再是握了一下言欢的手,就见她真的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呼吸十分的平缓,胸口也是在规律在起伏着,长长的睫毛,也是轻覆在眼睑之下,就像是随时都会睁开一般。

陆逸坐了起来,然后自己穿衣,洗脸,再是过来帮着言欢打理,然后帮她按摩身体,再是帮她翻了翻身,还要给她换上一件干净的衣服。

他家的欢欢向来都是最干净的,绝对的不能让她感觉到脏。

而此时外面的天气异常的好,秋高气爽,而天气真的极好。

“今天我们去晒太阳,我再是帮你洗下头发,”陆逸将言欢的头发拔到了耳后,“头发都是长长了,你放心,我会好好的帮你梳头发,绝对的不会让你的头发打结,等你醒来的时候,就又能看到自己长发的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