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莫华同学(100) ,wqiy2003同学(100) , cc889 同学(99) ,日子悠着过 同学(99) ,大号飞天猪 同学(99) ,隐风之旅者 同学(99) ,youyouct 同学(99) ,nn_zho 同学(99) ,张穆之 同学(99) ,Pece2011 同学(99) ,雪痕1225 同学(99) ,无情御风 同学(99) ,飞翔的猪猫 同学(99) ,再一次努力 同学(99) ,joyce511 同学(99)的打赏!

同时在另一边,一片七彩光华闪烁,从岳京的眉心射出了一道七彩的光芒轰向了水幕。

毕竟蜃楼珠的速度要比许紫烟融合神通破灭要快上那么一瞬,在岳京的面前那水幕被蜃楼珠吸收了一个洞口,岳京的身形瞬间穿了过去。紧随在他身后,许紫烟的神通破灭将自己前方的水幕同样轰出了一个洞口,身形迅捷地穿了进去。

岳京的身形只是瞬间便掠到了桌子面前,目光向着桌子上一扫,眼中的贪婪之色大盛。此时在岳京的身后传来了一阵“噗通噗通”的声音,正是法永正和王俊杰等人的身形撞在了水幕之上,被反弹了回去。

岳京的嘴角掠过了一丝讥讽,大袖一挥,就将桌子上所有的东西一卷而空。紧接着身形不停,向着竹墙之上的那个圆圈光幕冲了过去。

紧随在他身后的许紫烟只是一步之差被岳京将桌子上的宝物都一扫而空。但是也正是岳京收取宝物的这一瞬,让许紫烟追了上来。见到桌子上已空,岳京正奔着那光幕圆圈冲去。拥有鲲鹏眼的许紫烟自然是知道,那个竹墙上的光波圆圈就是一个传送阵。一旦岳京冲了进去,不知道会被传送到什么地方。

所以,许紫烟趁着岳京收取宝物一顿的瞬间,身形便超过了岳京。落在了竹墙的前面,回头望着岳京,将那个竹墙之上的传送阵挡在了身后。

岳京的脸上现出惊怒之色,他完全没有想到会有人和他一样穿越那个水幕。如今见到许紫烟挡在自己的身前,右拳一凝,拳头之上泛起淡淡的白虎虚像,迅猛地轰向了许紫烟。

许紫烟同样将拳头击出,拳头之上金光粼粼。宝器拳金之拳意提至巅峰迎向了岳京。

“轰~~”

罡风四溢,许紫烟纹丝不动,岳京的身形倒翻了出去,轰隆一声撞在了身后的水幕上,又被反弹了回来,落在了地上,嘴角渗出了一丝鲜血。

“嗖~~嗖~~嗖~~”

银色吊带裙美女车模腿长高跟诱惑

余下的元婴期修士分别从许紫烟和岳京在水幕上破开的两个洞口穿了进来。而且还不停地有修士从那两个洞口处飞掠了进来,不到两刻钟的时间,在水幕之外就只剩下了两个人。余下的修士都进入到了水幕之内。

岳京此时站在中间,在他的周围是十二个元婴期修士,紧紧地将他包围在中间。在十二个元婴期修士身后是一千多个结丹期修士围成了一圈,目光都聚焦在中间的岳京身上。

水幕之外只剩下了两个人,这两个人目光清澈,没有丝毫贪婪。更凑巧的是两个人都使枪,两个人此时手中都握着一把枪拄在地上,望着水幕之内紧张的场面。

其中的一个修士转头望了一眼旁边那个披着披风的修士。好奇地问道:

“道友怎么称呼?”

“范海辛!”披风修士冷冷地说道。

“你怎么不进去夺宝?”

范海辛看了对方一眼。冷冷地说道:“那你怎么不进去?”

“你不认识我?”对方笑着问道。

“重装道人我当然认识,刚进河伯仙府就和许紫烟打了一架,怎么会不认识!”范海辛依旧冷漠地说道。十几年追杀僵尸的经历,让他已经不会笑了。将自己的心紧紧地封闭了起来,总是一副冰冷的面孔。

“既然认识我。还问我如此奇怪的问题!那里面又没有秘籍,我没有兴趣。”

重装道人淡淡地说说道,不过脸上的神色却呈现出一片黯然。不过旋即又恢复了开朗,他所剩的寿元已经不多了,如今又见到河伯居内没有秘籍,反而在心中看开了。这一看开,反而对身边这个冷冰冰的人感兴趣起来,微笑着问道:

“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怎么不进去夺宝?”

范海辛摇了摇头,依旧冷冷地说道:“我进河伯仙府只为了历练,希望能够突破到元婴期,只是可惜……”

说道这里,又轻叹了一声道:“里面有着那么多的元婴期,我进去干什么?别说抢不到东西,就是抢到宝物又怎么样?是找死吗?”

重装道人神色一愣,继而面色中透露出一丝尊重道:“道友,这个道理人人懂,但是能够做到像你这样守住本心的却几乎没有!”

范海辛微微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声,心中暗道:“我之所以如此,那是因为我的身上还肩负着责任。我的性命不是我自己的,在没有杀死紫眼僵尸之前,我又如何能够因为心动宝物而去拼死?”

水幕之内,十二个元婴期修士将岳京团团围住,一个个赤红了双眼。当初在河伯宫殿之外,众修士就认定那石像之阵两旁的两个山峰之内的宝物被岳京一个人所得,如今又见到河伯居内的所有宝物也被他一个人所得,这前因后果地加起来,众修士望向岳京的目光都充满了杀意。

这里面知道是怎么回事的只有许紫烟一人,不过许紫烟对他的杀意更胜。她和岳京的仇怨已久,进入河伯仙府之后。许紫烟和岳京两个人可谓都在一直隐忍着。如今河伯仙府应该是已经走到了头,许紫烟再也忍不住对岳京的杀意。

岳京此时被十二个元婴期修士围在了中间,而且这十二个元婴期修士中还有两个是元婴中期。但是,他却没有丝毫的慌张。淡淡地扫视了一眼众人后。讥讽地笑道:

“天下宝物有缘者得之,怎么?你们想抢?”

众修士听得神色一滞,常眉冷声道:“你说的不错,天下宝物有缘者得之。只要我们将你杀死。我们就是有缘者。”

“不错!”王俊杰冷冷地望着岳京道:“岳京,你拿到的不是宝物,而是你的催命符。我劝你还是将宝物叫出来吧。”

“呵呵……”岳京突然笑了起来,而且那笑声越来越夸张,貌似他的眼泪都要笑了出来。众修士都冷然地望着岳京,仿佛在看一个白痴一般。

一个元婴初期的修士被十个元婴初期和两个元婴中期的修士围在了中间,竟然还在那里狂笑,不是疯了是什么?

但是那岳京的笑声中分明充满了讥讽。好像是在讥讽众修士自不量力。那狂笑渐渐地变得冰冷,最后戛然而止,望着围在自己身旁的众修士冷然说道:

“你们以为我会相信你们的话?老老实实地将东西交给你们?你们此时想的恐怕不仅仅是这河伯居内的宝物吧?你们是不是还想起了河伯宫殿之外,那两座山峰内的宝物?你们是不是想着不管我怎么做,都会将我在这里击杀,然后将我身上的宝物搜刮一空?”

所有的修士都被岳京说得面孔微红。岳京嗤笑道:“在你们的心里,是不是早就把我给判了死刑?即使我今天能够从这里出去。待将来离开河伯仙府之时,你们也会通知你们背后的宗门,让你们的长辈在河伯仙府外拦杀我?”

王俊杰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目光紧盯着岳京道:“你说的不错。这河伯仙府之内的宝物几乎被你一人所得,你觉得你还能够活着离开河伯仙府吗?即使你能够活着离开河伯仙府,你能够逃得过河伯仙府之外的化神期和分神期修士的围杀吗?”

王俊杰瞪着岳京的目光猛然大盛,厉声喝道:“岳京,你太贪婪了!”

“呵呵……”岳京闻听王俊杰所言,浑不在意,没有丝毫的慌乱。反而目光中透露着丝丝杀意:

“既然你们不让我活着。那我又何必让你们活着。我今天就将你们这十二元婴期修士尽皆斩杀在此!呵呵,不知道你们的宗门知道你们全都死在了这里,会不会心痛,哈哈哈……”

话落。岳京的眉心猛然透射出来一颗七彩的珠子,虚悬在他的头上。霎时间七彩光华急速蔓延。只是瞬间便将水幕之内的所有修士都笼罩在了里面。

“哈哈哈……”

整个七彩的空间内充满了岳京的狂笑声,所有的修士此时仿佛都处在一个恢弘的战场上,千军万马向着他们冲撞而来。这场景似幻似真,那刀剑砍在身上,竟然会流血生痛。霎时间,所有的修士都不自觉地挥舞起手中的兵刃和那奔涌而来的千军万马厮杀了起来。而且心神在厮杀中渐渐地迷失,渐渐地恍惚了起来。

这里面只有一个人依旧静静地立在原地,冷眼望着站在中间狂笑的岳京。岳京也猛然发现了这个异于他人的修士,笑声戛然而止,脸上现出不可置信的表情,惊呼出声:

“许紫烟!”

许紫烟望着变色的岳京冷冷一笑,身形在七彩光芒中一个闪烁便出现在岳京的面前,双拳之上的金属性光芒已经实质化,连绵不绝,抑扬顿挫间暗合天道韵律,霎时间岳京便被千百拳头包围在了里面。

岳京双拳之上浮现出淡淡的白虎虚像,双臂一振,如同老树千万梨花开,无数白虎虚像迎向了许紫烟轰击而来的漫天金色拳头。

隆隆之声不绝于耳,许紫烟心中震惊。没有想到岳京以元婴初期的修为竟然几乎和自己平分秋色,难道这是蜃楼珠的力量?蜃楼珠不是只能够收放阵法禁制和具有空间之力吗?

第二更到!感谢战友们的粽子!再厚颜求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