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时,手机响起来。

他将手里的东西放在一边,接起电话,话筒里传来钟琴冷漠的声音,“我把欠你们霍家的都还回去了,请你以后放过我的儿女,不要再干涉他们的生活,或者企图利用伤害他们成你们的自私。

通话再次中断,他坐在那里,浑身透不过气来。

许久,才开着车离开。

钟琴站在病房,看着窗外,凉凉地笑了一声,拉上了窗帘,躺到病床上,突然有种解脱了的释然感觉!

以后再也不用觉得欠他们什么了,真好。

————云起书院————

下午,秦少瑾亲自过来,一个人到温如的病房准备最后的诉状。

霍靳南坐在一边旁听。

承欢坐在霍靳南身边,咬了咬唇,想到母亲和小家伙,希望这个案子不要轻易结束,一定要顾家付出一些代价!

温暖在一边,感觉到气氛不对劲,捏了捏有点僵的脸蛋,看向秦少瑾的方向。

灯光打在他身上,配上男人英挺的鼻梁,天生带笑的细长眼梢和微勾薄唇……

清甜文静美女咖啡馆文艺写真

不得不承认,一个律师长成这样,简直妖孽!

怪不得在律师界那么有名,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明明没什么特别的,也不是什么风云人物,难道是作为花瓶被捧上去的?

一定是这样的,没想到颜值在律师界也这么有用!

再想到杜宾,有些为他委屈,在学校那样风云的学长,却要在这样的人手下做事,名气还不如这位秦律师,身价也差了太多,真是心疼杜学长,可惜了那么好的天赋!

感觉到温暖看他,秦少瑾回头,手指撑着领口整理身上简单的白衬衫,“温小姐有什么线索要提供给我?”

温暖“哦”了一声,回过神来,“没有!”

目光无意中落在秦少瑾敞开衬衣的白皙胸膛上,见鬼,一个男人长那么白,比她还白!真的有点过分。

秦少瑾低头扫了一眼领口,伸手系上两粒原本解开的扣子,看向温如,“我们继续。”

温暖坐在那里,表情古怪,秦律师刚才那个动作什么意思?难不成觉得她在吃他豆腐?

秦少瑾整理完温如提供的信息,看向霍靳南,“霍哥,我先回去整理,这个案子周五公诉。”

霍靳南站起来,将秦少瑾送出病房。

承欢跟了出来,“秦律师,谢谢你。”

“霍哥给钱,要说谢,合适的时间你好好谢霍哥就行,看霍哥喜欢什么姿势了。”

秦少瑾六畜无害地一笑,转身离开。

承欢站在那里,红透了脸,这个秦少瑾,果然像姓秦的,简直是衣冠禽兽!

她不敢看霍靳南,转身就要回病房。

霍靳南捏住她的手腕,将她整个人带回来,“不问问我喜欢什么姿势?”

承欢站在那里,咬了咬唇,“你估计喜欢下面。”

“下面你可受不住。”

霍靳南放开承欢。

“……”

承欢红着脸跑回了病房。

霍靳南站在那里,看着她的背影,点了一支烟,随意地抽了一口,拿起手机拨打了霍北的电话,“事情办的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