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躲在角落里面的陈清,真的是没有想到,会这样听到米浅的消息。

她抱着自己的膝盖,看着被石头压着的干草,她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那干草。

世界的人都过得很好,感觉就只有她过得是最糟糕的。

而且米浅是真的嫁给顾深了,她天天在山上诅咒他们两个人不会在一起,可是她天天诅咒又有什么用呢!

“为什么就我一个人过得不好。”

陈清站起来的时候双脚发麻,踉跄的跪在地上,撑在石头上面的手掌也刮破了皮。

回了董三娘现在的家,陈清两眼无神,看得董三娘心惊肉跳的,这是怎么了,出去了一趟,怎么就弄成这个样子了。

“清清,你这是怎么了,没事儿吧!是不是谁说了不好听的话了。”

董三娘想要摸摸女儿的脸,但是又怕她不愿意,只能够急急的问。

“没有,我只是觉得所有人都过得好,就只有我一个人过得最惨,就因为我和白桦做了那样的事情,所以我就要过得这么惨吗?”

“妈,你是不是也嫌弃我,所以才会把我送到山上,你送我上去的时候,是不是觉得心里面轻松了,再也不用看着我的脸了。”

陈清终于歇斯底理了起来,她爱的男人娶了她最讨厌的女人,而且米浅还事业有成,有房有车。

枫叶美少女的泛黄时节

她呢,她有什么东西呢!

“清清啊,妈妈没有嫌弃你,妈当时就是想着让你可以不再看村里人的眼神,所以才会把你嫁出去啊!”

董三娘也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她在山上过得这么苦,她就不会将她嫁出去了。

但是有一点陈清说对了,当时董三娘把她嫁出去后,心里面的确是轻松了些。

能够和李木结婚,也是因为陈清不在这里,所以她才可以再嫁,村里的流言蜚语,董三娘现在可以不在意了。

“你说谎,妈,你说谎的时候可真的是像骗子啊!”

陈清长久的和董三娘在一起,哪里会不知道自己的妈妈说谎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够子,你就是这么跟你妈说话的,你还是不是当人儿女的,你要是觉得这里呆着不舒服,你现在就可以滚回山上去。”

李木对于陈清的忍耐度很低,他虽然对董三娘很好,但是对于她的这个女儿,实在是没有多少的同情心还有爱心。

她要是下山来这里乖乖的玩两天,那李木还没有什么意见,但是像她这样的人,没事就喊,李木不喜欢。

“好了,都不要生气了,你去煮饭吧,清清,你也进屋休息吧!好好睡一觉。”

董三娘都感觉自己有些憔悴了,两个人怎么一点儿也不让人省心呢!

她想着清清既然不愿意回山上,那就只能够安排女儿出去外面打工了。

现在出去外面打工的人越来越多,陈家村的话,肯定是容不下女儿的。

陈清没有和李木顶嘴,只不过进屋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恨意。

半夜。

李家村突然着火了,而且火热还越来越大,幸好是村里人建屋子的时候,隔得挺远,虽然有牵连的,但是并没有部都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