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唐时玥向皇上献上了大晏新物种-西瓜。

她和明延帝在瓜田边,共同出演了一出完美的君圣臣贤,围观百姓成百上千。

然后明延帝当场下旨,一气儿将她升了两级,升为了三品的郡夫人。

虽然夫人什么的叫法有点奇怪,但这命妇的品级,本来就是为了官员的夫人母亲准备的,她这种情况绝无仅有,自然不可能给她单独创一个。

之后明延帝又下旨,与百官、万民同尝新瓜。

三百多个西瓜被摘下,又被切成小片,在官员百姓之中传送,然后又有嗓子高的太监,朗声的说着种法,教大家把种子留起来,来年下种……

跟皇上一起吃过瓜,够这些人吹三辈子好么!

于是明延帝发现,经过了一场风波,百姓对他这个皇上,反倒加倍的景仰爱戴了,看他的眼神儿都带星星。

因为当初种痘,他第一时间派了太医,而这次围衙,他又第一时间派了钦差。所以大家都觉得皇上厉害极了,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明白,那种发自深心的叹服和崇敬,绝不是什么粉饰太平的万民伞可以比的。

明延帝龙颜大悦,命人磨墨,当场赐了唐时玥一块御笔亲提的“百福具臻”匾,令她挂在门前。

要知道,皇上御笔亲提,正常来说是要供起来的,可是这个,他叫挂在大门前,这就约等于“如朕亲临”了,之后还有谁敢造次?

总之,皆大欢喜。

文艺范美女长发披肩吊带裙忧郁气质写真图片

圣驾在东风县又待了一日,毕竟还有许多的政治工作要做。

临行之前,明延帝又把她叫来一起用饭,唐时玥也不拘束。她所求的本来就是在规则之下争取最大自由,既然他不介意,她自然要投其所好。

虽然说是一切从简,但皇上吃的东西也简不到哪儿去,每一种都好吃的不行。

明延帝见她自在,也不由含笑,一边叫顾九行:“把那个酥酪撤了,专瞅那一个下筷子。”

隔了一会儿又道:“百香豆糕也撤了,吃了三块了,小心积了食。”

唐时玥忽然把头埋进了碗里。

喵的,这个皇上也太暖了,不带这样的……关键是那种感觉,那种说不清道不明却无比亲切的感觉……

她忽然想哭。

想爸爸了。

但又不止是想爸爸。

好像有很多很多的委屈,被触动了一个小角儿,即将火山喷发一样发出来。

但她再傻也知道这个时候她绝不能哭。

他是皇上啊!就算不是,也只是个陌生人,这就跟交浅勿言深一个道理。

明延帝道:“怎么了?朕不叫你多吃甜,是为了你好……”他显然并不是习惯说这种话的人,有点不知道怎么接了,顿了一顿才严肃道:“小孩子吃甜长不高。”

唐时玥乐了。

她仰脸冲他一笑,点了点头:“哦!”

那个小表情,实在是太乖了,尤其她那双与皇贵妃极其肖似的眼睛,那样甜甜弯弯的看着他,小腮又吃的鼓鼓的,明延帝只觉得心头发软,声音更柔和了三分:“恩福太瘦了些,朕从长安挑了几个厨子,等回头送你。”

唐时玥笑道:“好呀,那就谢谢皇上啦!”

顾九行在旁边默不作声的伺候,决定从今天开始,把这位当皇上亲闺女来对待。

吃过晚饭,明延帝还跟她闲聊:“你觉得这东风县,朕该派个什么样的人来?”

唐时玥喝着茶,随口道:“听你话的人啊。”

明延帝一时没明白:“这天下官员,哪一个敢不听朕的话?”

“不是啊!”唐时玥道:“我是说,您应该挑一个优秀的执行者,而不是优秀的决策者。就是您说什么,他就兢兢业业的去做好,而不是有很多想法,去猜你要的是什么呀,然后做很多自以为是的,多余的事情。”

明延帝若有所思:“这是为何?”

唐时玥道:“因为……怎么说呢?您知道军营这种地方,为什么可以情同手足吗?”

她自己回答:“因为他们并肩做战过,共历过生死,这种感情,是最容易把人凝聚在一起的。而东风县,因为种痘的事,所以,整个县的凝聚力和向心力,对皇上的敬仰和信赖,都远远高于其它地方,所以这是一个宝地,很适合做为一些事情的试点。”

明延帝问:“试点?”

“对呀!”唐时玥道:“就比如皇上想推广什么新东西,例如棉花,西瓜,肯定不能一下子就全天下都做呀,肯定要先从一个地方开始,东风县,就很适合做为开始的地方。”

明延帝缓缓点头,若有所思。

这个小姑娘,平时有多不靠谱,说正事的时候就有多靠谱。

他拍了拍她的脑袋:“你说的没错。恩福果然聪明。”

顾九行继续当背景板,在心里,默默的把恩福郡夫人的地位,又向上提了提……决定把她与皇上的亲儿子们同等对待。

毕竟,谁见过皇上与公主聊正事的?公主叫一声父皇他应一声,那就是全部的交流了,叫了不应的情况也是很常见的。

圣驾第二天一早,便启程离开,继续往前走。

结果当天晚上,就看到了影卫摹写的信。

对,明延帝还一直在无耻的偷看唐时玥给霍祈旌写的信来着……

信仍旧是典型的唐时玥流水帐风格,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后头长篇大论写了“我见到皇上了”这么个事儿,用了无数个“超级”。

没想到皇上超级英俊,超级厉害,超级有学问,写字超级好,比雁东写的还好,雁东写的字只是“又认识又会飞”皇上写的“又认识又飞的好看”……

明延帝虽然实在不理解有这么多的词儿,为什么非得用这个四六不通的“超级”,但看了这么多,早就深刻理解了她的意思。直看的摇头失笑。

然后她后头还写了,皇上超级超级暖的,只可惜他是皇上。

只可惜是皇上?这话是什么意思?

可惜这话不能拿来问她。

再往下看时,便看到,跟皇上一起吃饭,皇上还管她来着,不知为什么觉得超级亲切,要是他是我爹就好了,只可惜他是皇上……

原来是这么个可惜法。

这,难道就是父女天性?

明延帝一时眼窝发酸。

再一想,明日就是八月十五,小公主生辰之日。

他便开口吩咐:“传旨,令恩福伴驾。”

顾九行急应了,正要出去,明延帝又道:“叫人赶制几身尚宫服给她,绣孔雀。”